600小说 > 我能升级避难所 > 第六十六章 蒸汽朋克的装甲列车
    因为天灾的影响,原本的铁路交通系统受损严重,铁路线路虽然在灾后不计代价的抢修之下已经恢复了运行,但原本的电力机车显然是跑不动了,毕竟沿线的高压供电网大多毁于之前的火灾和冲击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炎国的铁路上跑着的都是老式的蒸汽机车。

    虽然速度没有电力机车快,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这种烧煤的老式火车头却比电力机车来说,要可靠的多,而且蒸汽机车挂上一截煤车就能够到处跑,不需要沿线高压供电网支持,对维护的要求也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铁路并不是说铁轨铺好了就完事了的,铁路运输的畅通是非常依赖铁路的养护的,现在可不比灾前,维护铁轨的正常使用比起以前来已经麻烦了许多,能够保证重要物资的运输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听到火车的轰隆声,李头和市府的负责人都赶忙调整了一下自己,一个赶紧将手里的烟抽完,扔掉烟头准备接收物资,一个则给自己的手下打着信号,让他们提高警惕。

    随着火车车轮“况且况且”的声音,一辆喷吐着白色蒸汽的火车头从黑暗之中如同一头怪兽一般的出现,司机拉响了汽笛,刺耳的声音划破了夜空,如同某种巨兽的嘶吼。

    从黑暗之中驶出来的也确实是一头怪兽,那是一辆浑身都包裹在钢铁之中的巨兽,车头喷涂着浓郁的白色的蒸汽,让整个站台都白雾弥漫,一下子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而喷吐着白色蒸汽的车头之后,则是一节节钢铁的巨兽“身躯”,这些车厢上都被厚重的金属装甲包裹,满是射击孔不说,其中几节车厢上还有着炮塔,在雾气之中若影若现,颇为狰狞。

    “这是装甲列车?”李头还算有见识,自然认识这种只在战争电影里见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一战和二战时期曾经出现过的东西,将列车用装甲和大炮武装起来,作为移动要塞和火力据点使用,依靠火车的机动能力,在战争时期确实可以有效保证铁路沿线的安全,也可以用来像现在这样运输重要物资。

    但这种装甲列车也有一个很大的弊病,那就是极度依赖铁路,只要破坏了铁轨,这种装甲列车虽然强大,却也不是摧毁不了的。

    不过在现在这种局面下,这种装甲列车倒是能派上很大用场,用来运输重要物资,也确实可以有效保证物资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这是哪拖出来的老古董?”李头看着缓缓驶入站台的装甲列车,不由得吐了句槽,虽然他也看出来了,这应该是新造的,但装甲列车本身,确实可以用老古董来形容。

    市府的负责人也觉得有些承受不来眼前的画面,之前他也来火车站接收过几次物资,但那几次都是普通的运煤车和货车,并没有装甲列车这么夸张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装甲车厢上的炮塔和射击孔,他也不免感到有些惊悚,同时也被这钢铁怪兽所表现出来的气势所震慑。

    比起李头和市府负责人被装甲列车所震慑,秦岚看着这个从黑暗之中驶出来的钢铁怪物,所感受到的只有一种魔幻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阿新以前常挂在嘴上的蒸汽朋克吗?”秦岚不由得嘟囔了一句,眼前的景象让她也只能想到这个形容词了。

    没有太阳的末世,一辆喷吐着蒸汽,被钢铁包裹的装甲列车,如果不是自己已经身处末日之后的现实,秦岚真的会觉得这是灾难之前某个电影里的场景。

    但很遗憾,这种原本只会在电影或者历史纪录片里才会看到的场景,在这个末日降临之后的世界里已经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在现在这种气温逐渐降低,六月堪比十二月的天气里,蒸汽机车确实比电力机车在某些方面要实用很多,尤其是现在铁路的电力系统已经基本上报销的时候。

    目前炎国各地,除了极少数铁路线路电力机车还能够运行之外,大部分都换成了蒸汽机车。

    至于说为什么会把装甲列车这种历史中的东西再拉出来,一方面是为了保障运输的重要物资的安全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威慑一些觉得时代变了,可以发扬一下铁道游击这种传统艺能的家伙不要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各地其实都发生了破坏铁路,抢劫物资运输列车的事情,用装甲列车来运输这些重要物资也是实际需要。

    这些人大部分来自于村镇,在灾前靠着村镇避难所躲过一劫,在灾后为了获取物资,成群结伙的破坏铁路拦截火车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村镇避难所大多是灾前三个月临时修建,住进去的基本上都是一个村或者临近村的人,大多数都有亲属关系,团伙作案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过去在炎国并不算少见,公路上私设道卡拦路收费,制造意外让货车翻车抢夺货物……

    通常都是整村犯案,仗着法不责众,很多地方就算警察去了都没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至于说和警察发生冲突,把警车掀翻的事情虽说不是太多,但也不是个案。

    在灾难之前,这些人当然不敢去破坏铁路把火车弄出轨,但对于停在铁路上的火车,这些人可从没放弃过从火车上偷东西的想法。

    灾难之前尚且如此,灾难之后这些人就更加肆无忌惮了,所以也无怪乎炎国政府会动用装甲列车来押运重要物资,毕竟每一辆车上装的都是关乎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性命的设备。

    如此重任之下,这些装甲列车接到的都是军令,执行任务的也都是军人,而军令也就意味着有人作死可是真的会格杀勿论的。

    沉重的装甲列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,停在了站台上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先下来的是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,迅速的在站台上摆开了队伍进行警戒之后,车厢里才走出了一名手中拿着一份文件的军官。

    看到军官出现,市府的负责人赶忙迎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