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02:老虎吃人
    “你蹲在下面干什么啊?赶紧抄家伙啊?”

    大胡子塞给我一根铁棍,就蹲在椅子上观察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我被他踹了一脚,才握上冰凉的铁棍,站起身看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前面的卡车一片鲜红,十几根白白的人骨头挂在卡车上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最令人恐惧的是,四五头老虎同时进攻驾驶室的司机。

    司机躲在驾驶室,发出凄厉的喊叫。

    “救命!救命啊!”

    这一叫,越发让老虎兴奋。

    五六老虎蹿上蹿下,用它们的虎爪,疯狂的拍打着卡车的玻璃窗。

    啪叽一声,挡风玻璃破碎了。

    一头壮实的老虎一利爪探进去,就把司机给掏了出来,紧接着一通撕咬。眨眼间,司机就变成了残渣。

    太惨了!

    我敢打赌,绝大部分人都没有看见这样恐惧的画面,老虎吃人!

    而且不是一头两头老虎!

    而是一群群老虎!

    三四十头,上百头。成群结队。

    我当时还算冷静,朝大胡子喊:“看什么?跑啊!”

    大胡子看见几头老虎扑过来,赶紧倒车,想往回跑。

    结果几头老虎冲上了引擎盖,挡住了视线。他油门一踩,卡车猛地后退,陷进路基下面的深沟,再也爬不上来了。

    大胡子朝我发脾气:“你丫的,就是一个扫把星!带上你,倒霉!”

    嗷嗷嗷!

    五六头老虎发出刺耳的咆哮,举起毛茸茸的脚,拼命的往挡风玻璃上扇。

    哐当哐当几声,挡风玻璃砸出了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几只虎爪在驾驶室晃来晃去,差点把我的脸给抓花了。

    大胡子朝我喊,“跑啊!”

    我不敢跑!拽着门把手打开,又关上。

    前面几十头老虎走来走去,我要是下车,怕是连骨头渣子都不剩。

    我还没长大呢?

    还想讨老婆,生一大堆带把的儿子,然后让他们继承爷爷教给我的梅家拳。

    我谁都可以不顾,但不能对不起我爷爷。

    大胡子那边也出现了老虎,车门被老虎的脚抓得咯吱咯吱响。

    咣咣咣!

    车门很快变形了,侧窗的玻璃也塌下了半边。

    一头老虎张大嘴巴,用坚硬的牙齿咬着倒塌下的玻璃。

    咔嗤一声,玻璃就变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老虎把嘴伸了进来,大胡子跳起来,往我这边跑。

    可驾驶室实在太窄了,那边有老虎在撕咬。大胡子只得扑在我身上,躲避着老虎伸进来的嘴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老子就不该带你上来!扫把星!”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大胡子还在骂我。

    不仅骂,还用拳头狠狠捶了我一拳。

    捶得我头昏目眩,要不是外面有老虎,我会推他下去,狠狠给他一拳。

    尽管大胡子长的壮实,可我依旧认为,他不是我的对手。

    老虎见大胡子在叫喊,更加亢奋了。

    咣咣咣,两支爪子在车身上扒拉。

    咔嗤一声巨响,车皮都被撕了下来。老虎的力量真的令人恐怖。

    大胡子见我占用他的空间,趁我不注意,推开车门,一脚将我踹出了车内。

    我从驾驶室掉了下来,两头老虎便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巴掌扇在我的耳边,毛茸茸的,带着冷风,差点把我的脑袋给扇成了破瓤的西瓜。

    我在水沟里翻滚着。

    心想,这下子完了!

    谁知,卡车内的大胡子发出一声惨叫,吸引了我这边的老虎。

    两个老虎回头去看驾驶室,发现车门大开,便赶着去攻击大胡子了。趁着这个功夫,我一骨碌爬起,撒腿便跑。

    爬出水沟,冲进林子,后面还跟着几头老虎。

    我使出吃奶的力气,在林子里跳跃,拼命的向密林深处逃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后面传来几声枪响,几头老虎意识到危险,便扭头回去找大胡子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十分侥幸,以为这下没老虎了。

    安全了!

    我的小命保住了。

    谁知后面还跟着一头半人高的小老虎。

    大约两岁左右,不能跟大老虎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对我仍形成致命的威胁。

    因为人在老虎面前,只是它嘴里的饕餮大餐。

    我又加快速度向前奔跑,跑了一公里路,以为没事了。

    回头看,这家伙仍不紧不慢的跟着我。

    这头老虎极具耐性,既不发动攻击,又不放弃追赶。就这么跟我比耐力,比耐性,看谁顶不住。

    我在原始丛林里陌路狂奔,从这片林子跑到那片林子,又从山脚下,跑到另一座山,始终没逃过老虎的跟踪。

    这家伙好像闻出我的味,无论我怎么跑,总能准确找到我的位置。

    我看见前面有一片空地,空地上堆着一摞摞圆木,便跑过去跟它躲猫猫。

    这家伙无精打采的,围着圆木转圈。

    尾巴拖在屁股后面,似乎对我没多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我瞅了空档,飞身攀上了圆木,在几十根圆木堆成的垛子上躺着。

    躺了好久,才感觉它走了,才坐起来看四周的风景。

    四周全是密密麻麻的树,什么杨树,松树,郁郁葱葱,望也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“别闹了!你这个贱货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前面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嬉闹声,我以为听错了,屏声息气听了几秒,才知道是有人在发出大声的狂笑。

    再仔细往密林深处瞅,发现了几个蓝色黑色的影子。

    我认为,碰见贵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起码能带着我走出这片林子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迷路了。

    从未见过这么茂密的林子,举目四望,绿色一片,好像坠入绿色的海洋。

    年少无知我,还是幼稚,不知道这片林子暗藏着危险,以为老虎走远了,不会再回来了,便跳下来,朝几个晃动的人影走过去。

    走近了,才发现五六个女人在那边拉屎。

    一个个翘起屁股,憋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阿满啊!我是不是看错了?那边有一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你想男人都想疯了,这个旮旯角,怎么会有男人?”

    “要是真有男人,我一下扑倒他,让我泄泄火!”

    “死桂枝,你男人天天在身边,还这么骚?”

    “他不行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笑的我满脸通红,像根木桩杵在地上,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我一个男人站在一群拉屎的女人面前,那是什么样的效果?

    尴尬,难受,屈辱。

    我很后悔,看了她们几眼。

    就像刚才,我是一个猎物站在老虎的面前。

    处处充斥着危险。

    一个三十出头,穿蓝色衣衫的女子盯着我看了两眼,突然发出一声尖叫,“老天,真是个男人!”

    于是,几个女人蹲在那里,一动不动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看的我浑身发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