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04:我叫梅长风
    几个女人结伴而行,朝林场厂区走去。

    我默不出声的跟在后面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听她们的谈话,我才知道迎春林场虎患成灾。

    遭遇老虎,这不是最后一次,而是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走了好长时间,月娥才记起我刚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个啥,小兄弟!你刚才问我,迎春林场往那边走,不用问了,我们就是迎春林场的职工!你跟着我们走,就可以到迎春林场!”

    桂枝这时候好奇心来了,她挤到我身边,在我的屁股上掐一把,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呀?你是来走亲戚的吧?”

    我朝月娥姐那边躲,脸红耳赤的答:“我叫梅长风,我是来找我爹的,我爹叫梅大狗!”

    “梅大狗啊?”

    月娥重复一句,五个女人便站在草地上不动。

    沉默了数秒,她们发出一阵刺耳的大笑。

    月娥把我拉到桂枝的面前,笑的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打不相识!长风啊!你跟着她走就行了!她叫陈桂枝,是你娘!”

    我有些生气,嚷道:“她才不是我娘呢!我娘早死了!”

    她们听了,发出一阵阵唏嘘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真可伶啊!”

    月娥把桂枝拉到旁边,说了好多话,才过来对我解释。

    “长风啊!真不骗你,桂枝真是你娘,是梅大狗的婆娘!你不跟你爹的女人叫娘,那叫啥子?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我给问住了。

    我这个人很固执,无论她们怎么说,就是不肯叫桂枝为娘。

    最后月娥妥协了,说叫姨也可以的。

    桂枝对我异常的热情,拉着我的手,问这问哪。

    我一一如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桂枝笑嘻嘻的问:“长风,你谈过婆姨没有?你来林场正好,跟你找个婆姨!”

    我听的心惊肉跳,低着头答:“我才16岁呢?谈什么婆姨啊?”

    “16岁已经不小了!嘻嘻嘻!”桂枝发出一阵不怀好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月娥在旁边听不下去了,她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家还是个孩子,你做长辈的,怎么没一个正形呢?”

    走了五六里地,前面的林子渐渐稀松,可以看见一排排房屋了。

    迎春林场的房屋全是砖木架构的,一排排,白的墙,红的瓦。像火柴盒一样排列整齐,看的我两眼发蒙。

    去林场的路上,我还看见一群群戴红袖章的民兵背着枪,表情紧张的往森林里走去。

    林场内,偶尔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哭喊。

    我问月娥姐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月娥淡然的回答:“死了人呗!都是老虎害的!”

    这时候我才知道,迎春林场遭到老虎的威胁,死人是常有的事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把我送到桂枝的家,就匆匆忙忙跑回去了。

    桂枝倒是挺热情的,对我的到来,那是出奇的欢迎。

    先帮我煮一碗面条,看着我囫囵吞枣的吃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把梅大狗的一套新工衣拿出来,让我洗澡换上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,这一路上颠簸的,灰头灰脸,洗一洗,人清爽一些!”

    她打发我在院子里洗澡。

    我剐光衣服站在院子里,就用水龙头冲。

    我在家里也是这么洗的,也没想到忌讳人。

    洗了好长时间,才发现桂枝坐在门槛上看。

    桂枝毕竟是梅大狗的女人,我这样被她看,总觉得不好,于是赶紧穿上衣服,躲进屋里不出来。

    梅大狗回来,看见一个男人杵在屋内,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“桂枝你也胆子太大了!居然把外面的男人带回了家?”

    梅大狗心胸狭窄,居然把我当成了外面的男人,这着实让我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桂枝对梅大狗大吵大闹。

    “梅大狗你这个王八蛋,他是长风?梅长风!”

    “梅长风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的种啊!你在老家播的种,你难道忘记了?你这个没用的东西,居然在家有了婆娘,播上了种,还在这里居然诓老娘,说你是一个没结婚的童男!这些年,你一直骗老娘,老娘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桂枝揪住梅大狗,又撕又打,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哭喊。

    我来的第一天,我爹就跟桂枝大闹了一场。

    后来我才知道,梅大狗是欺骗的方式,才娶到陈桂枝的。

    按理说,陈桂枝不待见我才是。

    可她偏不,偏偏想方设法讨好我。

    帮我收拾房间,铺好床,还拿好多衣服,对我说,以后穿上。

    我爹倒是挺讨厌我的,不停的对我说:“你为什么非要来林场呢?哪个地方不能养人?”

    我来的第一天,他就说了三次。

    我被逼无奈,只好搬出杀手锏,称是爷爷叫我来的。

    梅大狗这才问:“你爷爷,还好吗?”

    我瞪着一双红红的眼睛,逼视着他,咆哮道:“他死了!这回你满意了!”

    梅大狗这才真正的接纳了我。

    迎春林场是一个需要劳动力的国营单位。

    砍树需要人,搬运圆木需要人,围猎老虎更需要人。

    我来林场的第一天晚上,梅大狗就把我领到队长那边,对队长说:“这是我儿子梅长风,帮他安排一个差事吧?”

    队长叫王大发。

    他用吃惊的眼神看着我,看了好久才对梅大狗说:“你真的打算留他在这里?”

    梅大狗蹲在地上吧唧吧唧抽烟。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,才狠狠的回答:“没法子了,家里没人了,我不留他,没人留!”

    王大发打发我去伐木,跟一群女职工去砍树。

    也就是月娥翠花阿满她们。

    这真是老天爷冥冥之中的安排,我在迷路的过程中遇到了她们,又跟她们一起伐木砍树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睡在床上听着外面呼啸的北风,窃窃的想,总算安定下来,跟几个女职工一起砍树,挺好的,起码我们之间认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天蒙蒙亮,我就被桂枝叫醒,出工挣工分。

    桂枝带着我出门,再三的叮嘱我。

    “这砍树有技巧,千万别用蛮力,能干多少是多少,没人会说你!”

    桂枝说这些话的时候,还用手挠我的胳肢窝。

    我往后面躲,后退几步又跟着她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对她没有开始那么讨厌了。

    到林场大门的时候,看见几个女人蹲在地上搓手哈白气。

    走近一些,才认出是月娥翠花阿满她们。

    月娥一看到我,就骂桂枝不是个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么小的孩子,你带他出来挣工分,让他歇歇,你会死啊?”

    桂枝站在旁边傻笑,说:“我不是怕你们闲的慌吗?找个人陪你们逗逗乐!”

    我见桂枝小心翼翼的表情,就知道我爹梅大狗在林场是什么样地位,那肯定是一个最下等的角色,否则,桂枝干嘛讨好人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