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05:一顿乱揍
    后来我才知道,陈桂枝跟梅大狗过的不幸福。

    她跟梅大狗结婚十几年,怀不上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80年代生不出孩子的女人,那就是不会生蛋的鸡,遭人白眼。

    她曾经去医院检查过,医生说她一点事也没有,叫她带着梅大狗去省城检查。梅大狗却把她揍的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跟梅大狗是在打打闹闹过来的。

    陈桂枝曾经想过办法,想怀上崽,结果事情没办成,遭到梅大狗一顿毒打。

    有好几次差点揍死,恐怕我在林场也看不到她。

    因为名声不好,她在迎春林场一直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在月娥面前小心翼翼的原因。

    我跟着月娥陈桂枝她们去了昨天砍树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林场,到处都是树,远处飘着一层层白雾,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有几次,我差点被远处的虎啸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相反是女人们大胆,干活的时候说说笑笑,尽讲些男人女人的荤段子。

    翠花秀丽数次说到陈桂枝。

    “跟一个没用的男人在一起,还不如跟一只野狗好,野狗也比那个男人有情有义!知道疼母狗!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做母狗啊?

    “做母狗就做母狗,我想跟谁好,就跟谁好!”

    女人谈笑间,一棵棵大树发出噼噼啪啪响声,宛如门板被一双巨手撕裂,然后轰隆隆倒下。

    月娥砍树的技术最好,脸盆粗的大树,十几斧子下去,就能把树干砍断。

    阿满的力气最小,别人砍十几棵树,她只能砍四五棵。

    月娥把我打发到阿满那边,帮她砍树。

    阿满只穿一件薄褂子,露出少女特有的身材,满头大汗抡斧子。

    我几次想帮忙,却被她支到一边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刚来,还不知道怎么使力!先看看,掌握技巧!”

    话毕,一棵大树啪喳一声向她压来,我赶紧跑过去,把她拉到怀中,那棵大树擦着我们的身体倒下。

    “你又救了我一次。”阿满挺崇拜我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动作怎么那么快?连老虎都怕你?”阿满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睛一闪一闪的。

    越是偷偷看我,我越是直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愈发的脸红。

    我才不怕她看呢?

    我十二岁就跟春桃钻树林,什么阵仗没见过?

    我说我自小习武,身手快捷,功夫高超,什么样的困难都不怕。

    说这些话怕她不信,还在她面前翻了几个跟头,逗得她咯咯直笑。

    我们的砍树只进行了半个小时,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因为树林深处,响起了四五声刺耳的枪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拔拔人从树林里冒出来,像木偶一样毫无表情的向林场厂区走去。

    都是精壮的汉子,每人身上都有一杆枪。

    我甚至看见一群人抬着几副担架,痴痴呆呆的往回走着。

    担架上是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骨。

    猩红的血渗出衣衫,流在草地上全是血。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经过,脑袋里一片凌乱。

    阿满拎着斧子,拉着我往回走。我这才发现,月娥翠花她们已经早走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我感觉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看。

    几次回头,发现树林里有树叶晃动。我以为看花眼,还跟阿满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走了十多分钟,我才知道后面跟着一头虎。

    我和阿满被老虎跟踪了!这没错!它一直跟着我们,跟着前面的人们。

    只是前面的民兵走的太远,它才悄悄的跟在我们身后。

    直到我们休息的时候,它才猝不及防的站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浑身发黄发黑的虎。

    个子有半人高。

    它用一双犀利的眼睛瞪着我们,几次跃跃欲试,想冲过来把我们一口吞掉,都被我大声的吓住。

    我当时也没办法啊!

    在一个漂亮的女孩面前,如果认怂,恐怕一辈子也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所以我只能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,朝它喊:“你过来啊!你信不信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走不走?不走老子可砍人?!”

    我拿着斧子,在原地上跳跃着,将斧子舞出了一团白练。

    我这才体会到自小习武的好处。

    起码能把斧子舞的十分好看。

    那老虎嘶吼了几声,在草地上刨出了一个坑,最终哼哧了两声,扭着屁股走了。

    仍然往民兵离去的方向不紧不慢的追去,吓得我和阿满冒出一身的冷汗,抱在一起不敢动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又有两声枪响。

    等我们赶回厂区,才知道有一个拉屎的民兵遭到老虎的偷袭。

    拉屎的民兵尸首无存,人们都说他被老虎叼走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它居然敢跟着我们!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追它!不干掉他,我誓不为人!”一个穿旧军装的男人忿忿不平的说道。

    可没有人附和他的话,一群人围在厂区大门口,一个个耷拉着脸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有人琢磨:“这一定是一头大猛虎!”

    “起码有一人高!不然,不敢一个人追上来!”

    我听了他们的谈论就暗暗发笑,只不过是一头未成年的小老虎罢了。

    我和阿满在厂区大门分了手,分别前,她还悄悄对我说:“明天,我们还在一起砍树!”

    我捏了捏她的肩膀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第一天的工作,只干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,我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。

    有吃人的虎,有背枪的民兵,还有美丽的少女,惊奇,恐惧,刺激,综合到一起,这符合我的胃口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,我居然看见王大发鬼鬼祟祟的朝家里跑去。

    披着一件发黄的军大衣,一边跑,一边用小眼睛嗖嗖嗖的瞄四周。

    跑到我家的门口,再把脑袋探出来,然后缩回去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我站在200米外的树林里撒尿,想着,这个家伙为什么跑到梅大狗的家?

    我始终不认为梅大狗的家是我家。

    我一泡尿撒完,远处的屋子就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喊叫。

    “队长,求求你了,放过我吧?”

    我一听,居然是桂枝的声音,连忙往屋子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跑到门前,不敢贸然开门,先听听动静再说。

    王大发在里面发出猖狂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桂枝,我都半个月没沾你身了,梅大狗这个家伙,你还顾忌他干什么?我这是帮他……”

    不用细想,就知道干什么?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?

    我脑袋一热,就推开大门,冲了进去,对准王大发就是一顿乱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