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06:打虎队(求收藏!)
    暴怒之下,我使出了浑身的力气。

    一边举起拳头往王大发身上砸,一边喊:“叫你欺负人!叫你欺负女人!”

    几拳打下去,王大发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陈桂枝呆立了数秒,才醒过来,对我说:“你走吧走吧?”

    “你把衣服穿好再说!”我望着她,这才发现陈桂枝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你打了队长,他不会让你好过的!长风,林场你呆不下去了!”陈桂枝已经惊慌失措了,她一边穿衣服,一边翻箱倒柜的找东西。

    最后在橱柜的瓦罐里掏出一些粮票和钱,让我拿着赶紧离开林场。

    我坚持不走!好汉做事一人当!

    这跑来跑去,什么时候是个头?

    这刚从铁桥乡跑出来,又从迎春林场跑回去,何以为家?

    我当时万念俱灰,心想着,听天由命。是福还是祸?是祸逃不过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间,外面涌进一波人,看见王大发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,立即发出一阵阵惊恐的喊叫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!杀人了!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,梅大狗的崽子杀人了!”

    很快,林场派出所的公安来了。

    公安朝昏迷不醒的王大发踢了一脚,他这才发出哎呀哎呀的大叫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家伙是装的!

    幸亏公安明察秋毫,看了现场就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也没说我有没有罪,只是拍拍腰间的手枪,提醒我以后不得乱来,有什么事情可以找警察。

    王大发被人扶到了厂区卫生院,只是脑袋受了撞击,轻微的脑震荡,休息几天就恢复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月娥翠花秀丽阿满全来了。

    家里像过年一样热闹,她们纷纷夸奖我,干的对!

    就该狠狠揍王大发一顿。

    还说:“这次队长吃了哑巴亏,一定会长住记性,以后也不敢欺负桂枝了!”

    队长为什么经常欺负桂枝?我也不懂。

    但我只认一条死理,男人欺负女人,就是不对!

    除非像春桃那样心甘情愿!

    梅大狗在外忙了一天,回来听邻居讲,才知道家里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会夸奖我,谁知他黑着脸,朝我吼:“关你屁事!你丫的也太多管闲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一个女人吗?我看你以后在林场怎么混?”

    梅大狗倒是看的挺远。

    第二天,倒霉的事就来了,王大发派人把我带到了牛棚住,要我跟民兵连一起打老虎。

    迎春林场有11个大队,每个大队有自己的民兵连,每个民兵连又有单独的打虎队。

    打虎队来自全国各地,有东北的带枪猎人,有山东的退伍老兵,也有海南岛的老猎户。只有民兵连长胡继局是厂区的老社员。

    打虎队施行的军事化管理,集中到牛棚住,目的是随时拉得出,上得去,美其名曰,快速机动打虎队。

    我搬进牛棚的时候,陈桂枝还跟王大发大闹一场。

    陈桂枝说他是打击报复,王大发说,这是军令如山倒!

    “他要是不服从命令,你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他?”王大发极其的蛮横嚣张。

    气得陈桂枝哭着回来,还抱了一床厚厚的棉被送到牛棚,叫我机灵点,千万别被老虎给伤了。

    我躺在床上,笑着说:“我不怕老虎,老虎见了我还要绕着走,我就怕人,怕王大发这样的天杀的人!”

    打虎队有三十多个健壮的男人。

    最大年龄是杨老头,岁数超过了60岁,最小年龄的便是我,只有16岁。

    打虎队的民兵都有枪,长的短的都有,双筒的火铳,单筒的猎枪,更多的是军用长步枪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们要发我一支长枪,结果第二天进林子,他们只是随手砍了一根木棍叫我拿着。

    用一根木棍打老虎?我当时就傻了!

    这才品尝到王大发的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他这是想置我以死地。

    王大发越是这样,我越是要好好的活着,活的活蹦乱跳的给他看。

    老虎这样的猛兽,袭击人,是因为饥肠辘辘。

    如果对一群人发动袭击,那么这群人带有凶气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老虎是有灵性的动物,为什么它不吃女人,不吃我,相反要吃那些荷枪实弹,或者带有凶光的男人?

    说明这些男人是它们的天敌!

    这是我到迎春农场总结的经验,我跟老虎算起来,打过三次的交道。三次化险为夷,三次全身而退,说明冥冥之中,自有天意!

    人,应该畏天,畏地,畏那些稀奇古怪的动物,这样才能跟天地万物和谐相处。

    这可是爷爷教我的。

    爷爷说梅家拳要敬畏万物生灵,要敬神,敬我们的老祖宗,才会有一个好的结局。

    爷爷一生就是这么走过来的。

    跟族人同吃苦,共患难,跟师叔师伯徒弟和谐相处,所以他去世后,十里八里的乡亲赶过来送他老人家入土。

    打虎队的三十个男人走进森林的时候,四面散开,一个个端起枪,左顾右盼,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,我知道他们其实很害怕。

    他们外表的强大,其实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群人占了50平方米的范围,浩浩荡荡往前走。

    森林越是寂静,他们的动作幅度越大。

    脚踩在松针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,偶尔有人折断树枝,发出噼噼啪啪的叫声。

    他们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跟。

    反正我已经想好了,就算真有老虎冲来,首先扑向的目标,是那些端枪的人。

    果然,一头老虎在200米远的地方,闪了一下,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它在哪儿!”

    “打打打!楞着干嘛?”

    “干死他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十几个民兵猎户举起枪,朝老虎出没的地方瞄准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子弹打在灌木上,叶子漫天的飞。

    一阵乱枪之后,世界停止运转。

    所有人望着前面的方向,不敢动。

    来自海南的李老头竖起耳朵聆听了数秒,说道:“它走了!别浪费子弹了!”

    李老头提着双筒火铳往前走,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一路走,还一边扒开灌木,看看地上有没有老虎的踪迹。

    看李老头这个样子,对付老虎是心有成竹,我在后面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李老头的双筒火铳有一米五长,漆黑的枪管,看上去像一杆大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