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08:来了三头虎(求推荐票!)
    第二天,凌晨4点就起床了。

    我出去的时候,外面的人慌慌张张的。

    有人说,“不好了,泵站的余师傅被老虎叼走了!”

    还有人说:“黄师傅回来报信说,来了三头虎,根本抗不过!”

    外面漆黑一片,乌泱乌泱的人走来奔去,他们人手一杆枪。看了他们的装备我就知道他们是打虎队的。

    这次的打虎是迎春林场的一次集体行动。

    队伍集合在厂区的广场上,先是书记讲话,接着指挥部的头头讲话,再接着是11个队的队长表达决心。

    一队的队长说:“不消灭老虎,誓不回营!”

    二队的队长说:“我跟老虎不同戴天!”

    三队的队长说:“老虎啃掉了我的雀雀,我也要它断子绝孙!”

    三队的队长说的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书记向黑压压的民兵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别笑!我们这是同仇敌忾!与老虎誓不两立!下面请11队的队长王大发同志表达决心!”

    王大发摸着绑着绑带的脑袋爬上土堆,朝大家喊:“老虎让我不安宁,我就让他不安宁!否则,老子就不叫王大发!”

    “老子的话讲完了!”王长发讲的挺利索的,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当我看见王长发从土堆跳下来,两只小眼睛往我这边瞅着,我才知道,这个家伙指桑骂槐,针对的不是老虎,而是我梅长发。

    人群在几个队长的带领下出动了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人群像潮水一般往外涌,我跟着人群走出厂区大门,陈桂枝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,她拽着我的手,往我坏里塞了一个暖烘烘的布包。

    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一开始我以为是热水袋,爬上山才知道是叫花鸡。

    本想撕一块肉,尝尝桂枝的手艺,但我看见四周都是人,又不敢当众拿出来。

    烧鸡实在太珍贵了。我长这么大,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肉。如果我当着打虎队的人吃烧鸡,能不能吃到口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实在太鸡贼了!

    表面上全带着硬邦邦的馒头,实际上怀里揣着烧酒和糯米团。

    我也学着他们,不到关键的时刻,决不露富。

    队伍走进山林就散开了。

    11支打虎队各走各的路,分头行动,打虎这件事在他们看来,不是冒险,更不是送死,而是去抢发家致富的投名状。

    走了十几里路我才知道,王长发这个家伙也跟过来了。他跟胡继局在前面嘀嘀咕咕。

    “老子一定要他死!怎么个死法,还要看你胡连长怎么安排?”

    胡继局叹口气说:“只是个孩子,你为啥子非要跟他一般见识?”

    王长发恶狠狠的说:“胡继局,别忘记了,你当年把月娥按在地上的事,还是我替你压下来的,老子今天有难,你就不帮我了?准备袖手旁观?”

    “那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!”

    “那件事是过去了很多年,但月娥的孩子是你的崽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”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!”

    两个人鬼鬼祟祟,在左侧的密林子行走。

    三十多人各怀心思,一个个抱紧枪,弯腰驼背顶风而行。

    十月的山区,已经有了一股寒意。我走在人群后面,仿佛置身于冰窖一样寒冷。

    其实王大发本可以不用出来的,他这是想做掉我,才不得不跟着打虎队一起上山。

    他跟民兵连长嘀咕的时候,我在后面听的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我想,这个王八蛋真不是个好东西,做了坏事还不认错,还把屎盆子扣在别人头上。

    想弄死我,没门!

    我握握腰间的匕首,想着谁要是敢用枪对准我,我就一脚撩过去,先踢开他的枪,然后一刀结果了他。

    十六七岁的男孩血气方刚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人高马大,我觉得,打他们一两个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

    爷爷教我的三步两动,我一直在偷偷练习。这套动作别看普普通通,真要是打起人来,三五个壮汉根本靠近不了我的身!

    队伍又走了几公里,天就亮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远处的山林响起了十几声响,惹得人群哗啦啦向西边跑。

    几十个人影在林子里奔跑着,仿佛去抢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缩着头,笼着手,在后面小跑着,心想,跑的越快,死的越快!

    这是老虎,可不是什么小羊羔。

    老虎会吃人的!

    如我猜测的那样,几声虎啸传来,打虎队的两个小伙子就遭了殃。

    老虎不知道从那边冒出来,扑过去咬住他们的脖子,就跑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人就没了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站在原地,噼噼啪啪,朝四周放枪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有人被枪击中,一群人又涌过去,查看人在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找了十几分钟总算把人找到了。

    躺在山坡下面的沟壑内。

    是个山西的小伙子,二十岁出头。

    他跑在最前面,注意力全在对面的那座山上。

    本想冲下山,抢先找到大老虎,结果被后面的子弹击中。

    子弹打在他的屁股上,大腿之下全是血。

    三四个人跪在地上,用毛巾捂住他的屁股,使劲的压,想堵住汩汩流淌的血。

    王大发跑过来,朝那些人吼:“叫你们打老虎的,不是来打人的,你们怎么就不听人话呢?”

    王大发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睛珠子咕溜溜转动,还把眼睛盯在我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这家伙仍然在威胁我!

    我暗暗发出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有种来,谁死谁活?还不一定呢?

    我抽出腰间的匕首,将手中的棍子一刀斩断。

    王大发见了,嘴角情不自禁的抖动几下。

    他朝山西的几个小伙子发火:“赶紧把人抬回去,上医院,今天的老虎,没你们的份了!我们林场真白养活你们了,浪费了个把月的饭!”

    一顿痛斥,骂的几个山西人脸红耳赤,赶紧抬着人,连滚带爬的回厂区了。

    伤员走后,打虎队的人消停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敢东张西望,也不敢胡乱开枪。

    “妈个巴子,尽是一群没雀雀的东西!做人不硬气!那个啥,梅长风,你上来,带着他们往前走,老子就想看看,让一个孩子在前面带路,你们这些当哥哥的,当叔叔伯伯的,羞不羞?”

    要来的,终于来了!

    在众人的目视下,我只得走在最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刚开始,浑身哆嗦着,怕的要死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距离,又不怕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么多人在后面,王大发这个混蛋不好下手。

    枪击人的事件,已经发生了,他要是敢我背后开枪,那他就是彻头彻尾的杀人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