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14:小姐姐很漂亮
    我洗完澡后,沈子墨打开电视机,让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电视里放着《射雕英雄传》,都跳来跳去的,我也不喜欢看。

    沈子墨见我不喜欢,又调到一个打仗的频道上。这回放的是轰炸珍宝岛的事,我倒也是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我念初二的时候,暑期期间曾经跟着爷爷去过王屠户家,他家的电视机曾经放过这样的电视,国外的,所以我记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王屠户的电视机不能跟沈子墨的电视机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沈子墨家里的电视机是彩色的,而王屠户家的电视机却是黑白的颜色。

    沈子墨见我专心致志的看电视,一个人悄悄去洗澡。

    洗完澡出来,穿着一套内衣上阳台拿衣服。

    我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,立马就惊呆了。

    我无法置信,一个漂亮的大姑娘穿着这样的衣服在男人面前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羞得我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我只能抱着双膝,把脸埋在双腿中间。

    沈子墨跑过来,拍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发现她的眼睛特别特别的大。

    睫毛长的像个洋娃娃。

    鼻梁小巧,笔挺。

    嘴唇红润,像只小樱桃。

    脖子光洁,长长的直直的,像根玉器。

    脖子以下,我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编辑老师说了,脖子下面不能说。

    我想说,也说不出口。真的是曲线毕露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我发誓,长这么大,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孩。

    沈子墨见我痴痴的看着她,羞涩的笑了一笑,又跑开了,到阳台取了一下套睡袍过来,当着我的面穿上。

    睡袍是白色的,像件大衣。

    她穿上去,又宽又大的。

    用一根细细的带子把小巧的腰身束的紧紧的,更是充满了万种的风情。

    沈子墨见我仍然看着她,不调眼,就戏诩道:“长风,你从来没看见像我这样的女孩,是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,你都见过怎样的女孩?”

    我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说吧说吧?我发誓,不会大惊小怪!”

    沈子墨对我特别感兴趣。

    于是我说了两个字。“春桃!”

    “她很漂亮,是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木纳的回应一句,“我只是觉得她很好!”
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她问道。

    我半天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咋就不说了呢?”

    沈子墨把她白嫩的小手放在我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我的全身好像注入了一股热流。

    “她是个傻子-----”

    我一说出口,就立即反悔了。连忙纠正:“她只是不懂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

    沈子墨发了半天的呆。又问道:“你喜欢她,是吗?”

    我嗖的站起,辩解:“这是根本没有的事!”

    她吓坏了,逃到一边,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就问问嘛,没有恶意!”

    我挤出生硬的笑容,向她表示心中的困惑。

    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安慰好她。

    她这才重新坐在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我喜欢她坐在我的身边,这样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16吧?不不不,再过几天就到17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!接下来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的小跟班,怎么样?”沈子墨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笑的我心旌摇荡,我立即答应了。

    也不是昏了头,我是觉得,她条件这么好,跟着她,吃不了亏。

    后来听沈子墨讲解,我才知道她家庭背景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沈子墨今年20岁。

    江城大学毕业,她父亲是同济医院的教授,也是江城大学的教授,不过前两年辞职了,现在人在南方。

    她妈妈在江城物资局当局长。这个官职有多大,是干什么的,我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她在迎春县的这个家,是空闲的,她说,这套房子是当年她妈妈在迎春新任职,给她留下的。她外婆家也在迎春,她通常在江城和迎春县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她问我老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说:“农村就那个样子,没自来水,没电灯,不能跟城市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要不了几年,你老家也会有电的。”

    我向她介绍,老家的人还在一起出工挣工分,迎春林场也一样。

    她淡然一笑,“很快,这两个地方会发生很大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我不明白她话里意思,后来才知道,她说的是农村农田承包到户,我们不再吃大锅饭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我老家柳河县已经开始分田分农资,只是我当时年龄小,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而迎春林场也悄悄流传着这个消息,这意味着,我面临的环境,将会有一个很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电视机里,播放着一组男欢女爱的镜头。

    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压在一个强劲男人的身上,正在做羞死的人事。

    看的我脸红耳赤,我急忙忙的站起身,跑到阳台上看外面的角色。

    迎春县的夜景,灯光灿烂。

    远处,一条澄河将大半个城市紧紧围住,仿佛一条晶莹透亮的白丝带,绕在迎春县城这块碧玉上。

    当晚我就在沈子墨的家里住下。

    她家的床又宽又大,睡在上面很舒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起来,我就跑到外面吃早餐。

    小区外面是一条街,早起的市民拎着鸟笼子在外面溜达,有的年轻人穿着一套薄薄的运动衣,顺着笔直的水泥路向前跑。

    我找了家早餐铺吃早餐。

    牛肉粉,1块钱。挺贵的,可我还是吃了一大碗。

    吃完早餐给了两张粮票,结果老板不收。

    老板还笑着说:“现在不收粮票了,这个东西,留着没多大的用,我们只收钱。”

    我嚷道:“这跟钱一样可以用,你在瞎说。”

    老板指着我笑道:“小伙子,一看就知道你从农村出来的吧?这世道早变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涌过来,像看怪物一样,叽叽喳喳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看上去挺帅的,穿的衣服也精神,为啥子脑子不开化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!粮票早已经是老黄历的事情了,现在还拿出来用,真不知道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给钱给钱,不给钱,就是想白吃白喝?”

    在他们的嘲讽下,我只得掏出一包钱,凑了七八张纸币,才把牛肉粉的钱勉强付上。

    走出早餐铺的时候,发现几个人不怀好意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小子,现在才知道你是个土包子吧?”

    一个人流里流气的看着我,叼着烟。说话的时候把头上的长发一甩一甩的,颇有点香港街道小混混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仔细一看,居然发现他是陈青。

    一大早陈青就找我麻烦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晚上睡不着觉,觉得输在一个叫花子的头上,太丢人了。于是纠集一帮小兄弟,在沈子墨的小区外面候着。

    皇天不负有心人,他果然遇上了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