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16:我还活着
    我是悄悄离开迎春县城的。

    临走前,也没有跟沈子墨当面说,她那么忙。

    我只留下了一张小字条,通知她一声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:我回去了,谢谢你,梅长风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搭上了一辆拖拉机。

    拖拉机的师傅不愿意捎人,我丢给他一包红塔山的烟,他便满脸堆笑的招呼我上去。

    拖拉机进了原始森林,路上看见很多背枪的男人。

    三个一群,两个一伙。

    面容疲惫,但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很多人嘴里叼着烟,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人,脖子上还围着一条毛茸茸的虎皮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懵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林子里的虎都被这些人打没了。

    我问开拖拉机的师傅,“这林子里的老虎,还有没有啊?”

    师傅挺热心的,笑着说:“老虎算个屁啊?连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在抗美援朝都被我们打趴下,老虎还能比他们厉害?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老虎打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我的心脏突然疼了一下,也不知道咋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迎春林场的老虎真的被打虎队打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一千多号人,动刀动枪,布下天罗地网,再凶猛的野兽又怎么斗得过人类?

    于是,只能被覆灭的命运。

    回到林场家属区,空地上有一块被血迹染红的空地。

    面积大约两个篮球场那么大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人的?还是老虎的?

    反正看上去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我在空地上走来走去,老远看见胡继局朝我走来。

    我连忙迎上去,笑嘻嘻的对他说:“你们还好吧?”

    胡继局看了我一下,以为是个城里人。连忙客客气气的说:“还行,林场的活儿虽然累点,但饿不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,打虎这事!”我指指空地上的血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呀?老虎怎么能打呢?那只是谣言!”

    “我是梅长风,你再看看。”我丢给他一支烟,帮他点燃。

    他目瞪口呆的看着我,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鬼啊-------”

    便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他这一声喊,把左邻右舍的人都喊来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梅长风吗?”

    “老天,梅长风居然没死!”

    原来,我从林子走失后,林场的人都以为我死了。

    王大发那个王八蛋,更是信誓旦旦的宣布,梅长风被老虎吃了。

    害的陈桂枝跟王长发大闹了一场,还被关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我去了县城三天,迎春林场发生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比如李老头,还有几个打虎队的人,全神秘的消失。

    林场的职工围着我叽叽喳喳,都说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居然从老虎的嘴中保住了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又看见我穿着喇叭裤,皮夹克,都以为我一夜暴富,捡到一块金子,纷纷跑过来向我道喜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两个女人跑过来,装出一副看衣服的样子,在我的腰间和大腿上偷偷摸两把。

    还说着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娃儿怎么这么俊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从前怎么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这时候秀丽跑了过来,朝我喊:“你还在这里得瑟个啥子哟?桂枝以为你死了,还趴在你的坟头哭的伤天动地。”

    “啥?我的坟?”我当时就傻了。

    “楞着干嘛?赶紧走啊!”秀丽拉着我,朝厂区外面的山头奔去。

    厂区大门的对面,有一座小山。上面密密麻麻一片坟,陈桂枝正趴在一个新坟上哭得上气接不了下气。

    “儿啊,你死的好惨啊!我要是早知道发生这事,我就算豁出老命也要跟王大发那个王八蛋斗到底!”

    “儿啊!你好好走吧?娘一定会为你报仇!我就算死,也要拉着王大发垫底!”

    “你那个爹,整天不回家,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有没有你!”

    “我可怜的孩子,你走了,我该怎么办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桂枝一身灰尘的趴在坟上,哭得伤心裂肺。

    我像个傻子一样站在她身后,眼窝子全是泪水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陈桂枝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,居然会喊我为“儿啊”。

    也没想到她为了我,会为这么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秀丽用手捅捅我,指着陈桂枝说道:“去啊!难道你要她在这里哭死?”

    我赶紧跑过去,大声对陈桂枝喊了一声“妈!”

    陈桂枝顿时傻了。

    两只眼睛望着我,喊:“你是人是鬼?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!”

    陈桂枝像头豹子冲过来,跳到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被她撞倒,然后两个人抱着滚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陈桂枝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我儿死不了!这不,他还是没死!”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,你受了伤没有?”

    她像个疯子,用手把我全身摸了一个遍,当发现没有伤,她又高兴的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“我儿在外面流浪了三天,肯定吃了不少苦!”

    秀丽指指我一身的好衣服,说道:“你看看他,像是遭罪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陈桂枝瞅着我的皮夹克,瞅了好久,笑道:“这衣服值不少钱,长风,你可别穿糟蹋了,回去我替你藏着,别让梅大狗这个王八蛋给瞧见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强行脱下我的皮夹克,鬼鬼祟祟的藏在腋下,像个小偷一样向家里奔去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秀丽跟我说了很多事,我才知道林场的打虎队全散了。

    那些全国各地的打虎英雄全回去了。

    剩的老虎,是迎春县的猎户打。

    我问:“这林场的老虎全打完了?”

    秀丽缩了缩脖子说:“上面不许打,说影响太坏!”

    “可我回来的时候,看见很多人扛着枪!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附近的猎户偷偷跑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懵了,问:“他们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有钱赚呗!老虎浑身都是宝,弄一头,可以买两年的粮食,还有结余的,谁不愿意冒险啊?”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知道,打老虎还可以赚钱。

    难怪那么多人趋之若鹜的跑过来打老虎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家里像过年一样热闹。

    月娥阿满她们全来了。

    11队的民兵也跑过来看我。

    王大发也差遣胡继局过来,扬言要处理我,说我临阵脱逃,当了逃兵。

    急的梅大狗朝我大骂:“你跑回来干嘛?你怎么不死在外面?尽给我添麻烦!”

    陈桂枝冲了上去,用手掐住他的脖子,大吼:“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两个人干架干了一晚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