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20:阿满走了
    “那不行,他的枪要是再低一点,我的小命就没了!人要是死了,有再多的钱都没有用!”

    我坚持要带苏老板和他的司机回厂区,要交给派出所。

    其实我是装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。如果我不答应,余胖子回去跟朱三汇报,他们回过头会踢我出局。

    到时候巡不了山,也看不到那头虎。

    余胖子见我不松口,小眼睛眨巴眨巴两下,嘿嘿一笑,把手里的钱拿出500元,塞到我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长风啊!这些钱,给你买酒喝,那金戒指呢?算是压压惊!”

    余胖子回头就朝苏老板的小跟班吼:“你对着人开枪是犯法的!我们有权抓你走,还不向我们的梅队长谢罪?”

    那个年轻人赶紧跑过来抱拳作揖,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“梅队长,绕我们一回吧?都是我的错,跟我们的苏老板无关,你要是生气,就打我两下,就算把我打死,也毫无怨言!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还有什么话可说?

    只得放了他们呗!

    他们拎着枪往西南方向走去,走了十几米远,我又把他们喊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枪,给我们留一支!”

    我跑过去把司机的枪夺了过来,背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苏老板不知道什么意思,吓得站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我向他挥挥手,笑道:“走吧走吧!我只是拿这个向上面交差!”

    苏老板走后。

    余胖子几个人问我:“我们收了钱,拿他们的枪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举举枪,慢腾腾的说道:“这枪是战利品,说明我们没白来一场!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迅速明白了意思,一个个向我竖起大拇指,夸奖我:“聪明!”

    下午回到厂区,余胖子悄悄把事办了,给了朱三500块钱,乐的朱三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连连说,“弟兄们辛苦了!”

    朱三把我叫到一边,装出一副关心我的样子问:“怎么样?今天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我赶紧回答:“习惯,挺好的!”

    余胖子顿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我又偷偷拿出两百块钱,塞给朱三。

    朱三更是高兴的得意忘形,说我懂事。

    他甚至向我透露了一个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魏老爹曾经贿赂过他,想让他把我丢在山林,让老虎把我一口给吃掉。这样我就不会缠住阿满了。

    听了朱三的话,我冒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妈的,这个魏老爹挺毒的。

    朱三叫我跟着他好好干,转正式工的事,就包在他身上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学布谷鸟把阿满给约了出来,把苏老板送我的金戒指放在她的手心上。

    我对她说:“这枚戒指,起码能买三台拖拉机,回去跟你爹说,你的人是我的,叫他别打歪主意!”

    乐得阿满像个小母鸡咯咯直笑,两个人情不自禁的又钻了一回树林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我休息,就把缴获的那支双筒猎枪送到了杨场长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领导,这是我昨天收缴的枪,只是让那个家伙跑了,我觉得这枪应该上交,所以就送到您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枪是上等品,如果买,起码得两千多远。

    杨场长看见了双筒的枪,就连忙拿在手里,像看宝贝疙瘩一样,两只眼睛放绿光。

    杨场长爱不释手的摸着双筒猎枪,当即拍板:“还是长风觉悟高!这正式工的名额我现在就给你了!马上办!”

    杨场长说办就办,立即通知办公室,对外发通知,称梅长风表现优异,破格录为正式职工。

    回到巡山队的宿舍,不一会儿场办的人就过来通知朱三了。

    “杨场长说了,梅长风从现在开始,转为正式职工,跟大家一样,每个月发25块钱!其它的福利待遇也跟你们一样!”

    这话惊的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妈呀!这长风到底有什么力量,能杨场长亲自为你开金口,简直是活见了鬼?”

    几个人围在一起议论,只有余胖子卢志刚杨光清楚,我到底干了些什么?

    不过他们心悦诚服,称我聪明,比他们脑袋灵光。既得到了好处,又不得罪人,是三头落好。

    我就这样在迎春林场扎下来了,每隔一天,就跟朱三余胖子他们巡一回山,偶尔打打野兔,遇到偷猎的人,就罚罚款,然后几个人私分。

    积攒的钱,给陈桂枝一些零花钱,让她买买肉吃,买两套衣服。也经常送两百块钱到魏老爹那儿,让他别急着把闺女许配给外人。

    要嫁人?就嫁给我好了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结局,可现实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有一次我回来,去约阿满。

    阿满家里的大门关的紧紧的,魏老爹死活不愿意开门。

    喊阿满,可阿满呆在屋子里不出声。

    我站在阿满的家门口,喊了好长时间,都没有人过来跟我搭话。

    林场的职工和家属远远的看着我,好像在看什么可怜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我的脑袋嗡嗡嗡响着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觉得,有不祥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很快,月娥姐跑了过来,把我拉到她家聊天。

    “长风,有个事,姐想跟你说,希望你能顶住!”

    月娥说这些话的时候,表情极其的凝重。

    我很紧张。

    用颤抖的声音问:“到---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!我实话跟你说了吧?魏老爹答应你和阿满谈恋爱,那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可哪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人家的婚事早就定好了,就是今天,你在外面巡山的时候,城里人开车把她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----是她结婚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!阿满结婚了!她比你大四岁,你们根本不合适!”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我大吼一声,吼的月娥姐一楞。

    “她走了多长时间,我必须去城里一趟,把她给救出来,她是我的人,你们怎么能眼睁睁,看着别人把她给接走了呢?”

    我像一头狮子,在月娥的家里发出一阵阵嘶吼声,吓得月娥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我冲出了月娥的家,跑到自己的宿舍,把那支长长的步枪给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要背着长枪去迎春县城区找阿满。

    朱三余胖子他们赶过来,把我按倒在地,把枪给卸了。

    朱三朝我吼:“枪是给你巡山的,不是给你抢人的!你要是这样,我就把你带到派出所,长风啊!你这刚刚转正,怎么能胡来呢?”

    我推开他,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嘶吼:“我的女人没了,被人抢走了,我怎么不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