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21:拜拜!阿满
    朱三他们把我推到巡山队的办公室关着,几个人围着我做工作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屁孩,几把毛还没长齐全,净想着娶媳妇,你才多大啊?”周洪波对我嘲讽道。

    我吼:“你再说,信不信老子一拳打死你?”

    我像头狮子发出低沉的呜咽,即将在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巡山队知道我的厉害,赶紧说好话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别跟他一般见识!长风,我们是为了你好!你以为阿满真的愿意嫁到城里吗?她这也是没法子,你想想,我们林场还在吃大锅饭,外面的人,已经是单干了,自个干自个的,谁有本事,谁就飞黄腾达,吃香的喝辣的!哪像我们林场,还起早摸黑挣工分?”

    天啦!一个林场的正式工作居然被朱三说的这么不堪?

    朱三继续说:“就拿阿满嫁的王瞎子来说吧?人家在铁路上班,虽然瞎了一只眼,每个星期只出去扳扳铁轨,一个月就有五六百多元,他在铁路段还有房子,另外在集贸市场还有单独的铺子,阿满一嫁过去,那铺子就是她的,如果你是她,你是想留在林场?还是嫁到城里?”

    我喊:“当然留在林场了!”

    朱三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,斥道:“那是你撒谎!谁不想过好日子啊?你以为女人跟你钻钻林子,心就属于你?!我们在场的哪个兄弟,谁还没钻过林子?周爱国,杨光,包括余胖子,你看看余胖子,当初梅子跟他那么好,发毒誓爱到天荒地老烂,海枯石头烂,还不变心,现在人家梅子的孩子都上小学了,你再看他,仍然还是光棍杆一个!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场的光棍汉,心里苦啊!我们都是从你这样走过来的!我们林场的妹子出落的水灵灵的,从小到大,我们一起玩耍,可长大了,一个个都飞走了!妹子们一走,我们的心也不在了。外面的妹子不进来,于是我们只能这样过着光棍汉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光棍汉没什么不好,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,我们可以巡山,可以私自罚款,几个独吞,这样的事情不会太多的,马上,这林区的老虎会没有踪迹,好日子已经到头,我们这些人马上也困不住了,得想办法出去,这林场是个鬼不拉屎的地方,谁愿意呆啊?”

    朱三的这番话,引起了大家的共鸣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打算好了,再过两天,我就跟我的老表去南方打工,我老表说,南方的电子厂有很多妹子,多的看也看不完,我准备跟着他进电子厂,我也不想赚多少钱,我就想讨一个媳妇!”这是周爱国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跟着我的舅舅去工地学泥瓦匠,虽然一天只有10块钱,但总比困在林场要强,你看这林场,凡是有关系的都出去了,我没有关系,就一个干泥瓦匠的舅舅在南方抹灰,我想着应该去那边一趟,学个手艺,那也比现在巡山要强,整天在林子里跑来跑去,一只母狗都见不着,再这样下去,我男人的那点精华恐怕要憋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杨光的一句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让它憋回去呢?那样是犯罪!你不会用手啊?手就是我们的媳妇!”

    “对啊!我爱左手和右手,幸福的源泉绵又长!”

    我瞪着大眼睛看着他们,觉得他们一个个虚头虚脑的,是想哄我开心。

    我嚷:“那你总得让我看她一眼吧?我总得看到她,她心甘情愿,我才会死心!”

    朱三:“你怎么就这么傻呢?人家在那边快快活活,热热闹闹,你跑过去看啥子呀?难道你心里就不添堵?”

    “不堵!看一眼我就死心了!”

    “成!我去打听一下在什么地方,回来我就带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当天中午,朱三借了一辆偏三轮的摩托车,就带着我去了迎春县县城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我闹事,朱三还把周爱国和余胖子叫上,押着我进城。

    反正为了我,他们挺上心的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并不坏,都是给环境给逼的。

    他们收受贿赂也是没法子的事,都是为了生存。

    我在迎春铁路段的家属院里看到了阿满。

    当时她穿鲜红鲜红的喜服,跟着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给客人敬酒。

    阿满的脸红彤彤的,像娇艳欲滴的鲜花,一点也不像被逼无奈的样子。她举起酒杯,一次次的跟客人喝酒,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那个男人根本不是所谓的瞎子,只是一个近视眼而已。

    大约三十岁出头,白白净净的,戴着一副眼镜。老远看上去像个教书先生,只是左眼睛有点眯而已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场景,我的心拔凉拔凉的。

    看了这一切,我就知道什么是差距。

    公路段的高楼,满院子喝喜酒的客人,加上酒桌上堆满的喜糖和香烟,我就知道阿满的男人混的不错。

    难怪魏老爹铁了心要把闺女嫁给他?

    谁不想做个城里人啊。

    谁不想一个美好的生活?

    反观我自己,要什么没什么。没房,没钱,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没有。现在的活儿还是人家在背后撺弄的。如果没有魏老爹,恐怕跟着朱三巡山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是焉不拉几的情况下,跟朱三回林场的。

    绿色的三轮摩托车在路上飞奔,朱三一遍遍地问我:“长风,死心了吗?心死了吗?”

    我咬紧嘴唇,狠狠的点头。

    朱三:“你要说,死心了!我不再想阿满了!”

    我哽咽道:“阿满的心真够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的心都狠,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,都会撕破脸,长风你要记住,这人,都是自私的,你以后要记住,只能有了钱,自己喜欢的女人才不会被别的男人抢走!所以啊,现在最关键的是,找个赚钱的法子!”

    “这林场即将要散了咯!”

    “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!”

    “拜拜!林场!拜拜,我的夏夏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菊花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梅子!”

    朱三周爱国余胖子坐在摩托车上,对着一望无垠的林子吼。

    吼的我的眼泪都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林场土地施行承包到户。

    也就是当天,朱三周爱国他们拿到承包的土地后,就向杨场长明确表态,不再出去巡山了。

    巡山队的队长职务就落在我的头上。

    巡山队有两个官。

    队长和副队长。

    也就是我和余胖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