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24:偷猎者
    这次打猎杨老鬼鬼鬼祟祟的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这个人不靠谱!

    哪里不靠谱?我不清楚。反正觉得他不是好人!

    他说他是香港的大老板,可他穿着一件平常的外套。是那种老式的旧军装。

    那种卡其布的旧军装早已经淘汰了,现在部队穿的是的确良的新军装,胸前的纽扣全是金黄色的铜扣子。

    虽然我很少到外面去,但我喜欢看报纸,林场办公室经常放着《人民日报》《国防时报》,我对部队的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。

    另外杨老鬼带着5个随从。一个个流里流气的,长发头,喇叭裤,穿着火箭筒的黑皮鞋。说话的时候,一个个叼着烟,专挑一些令人惊悚的话题讲。

    比如他们在南方搞了一批货,赚了十几万元,还顺道把对方的女业务员拐到山区,卖了200块钱。

    200块钱就害了一个女孩子的一生,可他们说的轻轻松松,好像是什么娱乐活动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我对这些人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进林场的时候,我指着他们手中的枪,好心的提醒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最好别带枪!这枪对付老虎,那只是挠痒痒的!你们会没命的!”

    杨老鬼满不在乎的说:“老虎难道还比人厉害?长风,不瞒你,这几个兄弟都是我从广西那边带过来的,别说老虎,就算遇上一支军队,我们也不怕!”

    “小几把孩,我们已经跟杨场长说好了,这林场以后就是我们杨总的了,他们是一个家族,有什么事情不好说?你几把一个外人,就别掺和林场的事了,这样对你有好处!”

    一个光头凶神恶煞的警告我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只好带着他们上林区了。

    在外面的原始森林绕了一天,什么也没看见。倒是把杨老鬼和他的5个兄弟累得够呛。

    回去后,我找杨场长谈话。

    我问杨场长:“杨总说林场以后是他的,这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杨场长连忙解释:“你看我们林场厂区,原来多热闹,现在整个宿舍区,没几个人了!年轻人全跑到南方打工了,剩下的一部分中老年人,有的回老家,有的在这里混吃等死,我们要是再不赚点钱,那我们林场真的完了!”

    杨场长塞给我两包烟,我心中的疑惑就咽了下去,就没打算追问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杨老鬼开着一辆皮卡又来了。

    仍然去打猎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打猎,他们没要我陪他们去。

    他们对杨场长说:“路线我们都熟悉了,就不必劳烦魏长风跟着了!多一个人,多一个口舌!”

    他们塞给杨场长500块钱,就径直走了茂密的原始丛林。

    杨老鬼进林区打猎,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我回到水泵站继续种蔬菜,眼皮子老是跳过不停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林区果然出了事。

    杨老鬼的两个兄弟被老虎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,连人带衣服,全部被老虎吞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可见老虎饿到了什么地步?对方有枪,它们也敢发动袭击!

    老虎为什么这么凶猛?

    还是食物链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原来林场有野猪,野兔,野狼,甚至还有黑熊。伴随着农村分田分地,许多工厂遍地而生,人口快速的流动,这些动物早被利欲熏心的人打了个干干净净!

    没有野生动物的林场,老虎自然要对人发动奇袭,它们是饥肠辘辘,实在是没办法导致的。

    杨老鬼和光头对两个兄弟的死,一点悲伤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相反很兴奋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在杨场长的家里喝酒,他醉醺醺的对林场长表态。

    “老林,你这是守了聚宝盆,你懂不懂?只要山中有老虎,我保证,你的生意会越来越好!这样吧?我今天晚上回去一下,明天再召集一些有钱的大老板过来!他们最爱打猛兽了,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?”

    杨老鬼吃饱喝足后,就开着皮卡回到县城。

    杨老鬼一走,我跟杨场长产生了分歧。

    我质问他:“难道省城竖起的老虎保护牌是假的?我们林场根本不用保护老虎?”

    林场长苦笑道:“我也想保护老虎啊?可我得先生存下去再说!长风啊!你总不能一辈子守在这林子里吧?你总得结婚生子,传宗接代!别忘记了,当初阿满是怎么离开你的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钱,阿满会嫁给外人吗?不会!她也是迫不得已!所以长风你要记住,条条框框是死的!人才是活的!只要人是活的,总归是有办法的!我们决不能让陈腐的条条框框给限制住了手脚!”

    “一切向改善生活,发家致富让路!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林场长的一番话像一把刀子在我的心中搅动。

    或许他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假如当初有钱,阿满还用嫁给县城那个大她十几岁的男人吗?

    还有,我就这么在林场一直混下去?

    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的脑袋嗡嗡作响,喝了两杯酒就回到了水泵站睡大觉。

    水泵站是杨场长特批给我的。

    离厂区有五六里路,周围植被丰富,水源充足,又有一大片的房屋。我觉得一个人留在这里,挺好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杨老鬼果然领着一大群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有西装革履的大老板,有大腹便便的暴发户,还有梳着中分头的省城小干部。

    他们人手一杆双筒猎枪,分两路人马兴致勃勃的朝原始丛林走去。

    临走前,他们还对了一下对讲机的频率,说什么如果有虎,赶紧通知一声,他们相互之间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他们走路的动作很敏捷,好像受过专业的训练。

    他们走进山林后,我偷偷跟在后面,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今天保证有事发生!

    果然,中午时分,他们在废弃的护林站歇脚的时候,前面山坡下的山林,传来一阵阵愤怒的呼啸。

    吼吼吼!

    一听到猛兽的咆哮,十几个提猎枪的人迅速站起身,一个个举起猎枪,朝那片树林蹑手蹑脚的围去。

    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,让我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恕我直言,我还从未见过如此专业的偷猎者。

    无论是持枪的姿势,走路的动作,都TM的非常专业,非常凶狠,充斥着阴森森的杀气。

    我猜测,这次老虎有麻烦了!于是赶紧向左边的山顶迂回,我想找个一个制高点,一个僻静的地方,看看他们是怎么围捕老虎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