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27:反噬
    我用欣喜的眼神看着它。

    打量着它。

    才发现这是一头异常漂亮的大老虎。

    它嘴巴的毛向我表示,它是一头雄虎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雄性的老虎,才能在短暂的几十秒,将二十多人撵得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也只有雄性的老虎,才这么大的块头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雌性的华南虎只有1.5米左右的长度,而它的身体,足足有两三米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它才是迎春林场真正的王者。

    现在林场真正的王者与我对视。

    我却没有丝毫的胆怯。

    相反用这样的话与它交流。

    “大猫,你不能这样!你走吧?走的越远越好!只有走的远远的,他们才不会伤害你!”

    我说话期间,一个人影趴在地上,悄悄的蠕动。

    老虎的耳朵抖动几下,突然一个转身,向那个蠕动的人影冲去。

    一口下去,那个人便发出刺耳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救命------”

    这声音刚刚发出来,人便没有了。老虎叼着它,只是轻轻一咬,便发出咔嗤咔嗤,人体骨骼咬碎的响声。

    听上去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我朝它喊:“畜生!不要伤人!你要是再伤人,你自己也会没命的!走吧走吧!走进林场,你就安全了!”

    老虎在附近溜达了好长时间,仍然不肯走。

    直到它用爪子拍打着货车上的铁笼子,我这才知道,它原来是救它的同类赶来的。

    我连忙用脚踩绳索,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从绳子中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逃生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开铁笼,放另外一头老虎出来。

    老虎出笼,发出一阵阵愤怒的嚎叫。

    它们用大大的眼睛看着我,一直处于犹豫中。

    我猜测,它们是在想,该不该把我一口咬死?

    最终,它们像得到了神的帮助,抛下了我,摇头晃脑的奔向远方的森林。

    看见两只老虎离开,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哭泣。

    “马勒戈壁!你们总算走了,把老子给吓死了!”

    我哭的时候,另外一个人也发凄厉的大哭。

    “妈呀!他们都死了!他们全死了!”

    我吓得一个激灵,从地上捡起一杆双筒猎枪,忙冲过去,用枪口戳向那人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黄有强啊!兄弟,饶命,饶命!我做梦也没想到,老虎居然肯听你的话?要不是你,我这条小命恐怕没了!”

    光头爬起来,扑通一声,恭恭敬敬向我磕了三个响头。嘴里胡言乱语的,像个疯子一样,胡咧咧的,在漆黑的夜里消失。

    光头走后,我不敢再呆在加油站了,也连滚带爬的向林场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我花了4个小时的时间,才回到厂区宿舍区。

    陈桂枝见我蓬头垢面的样子,浑身是血,吓坏了。她把我拉进屋子,朝我喊:“长风长风,你是不是杀人了?”

    我像神经病一样,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老虎吃人了!”

    “老虎吃了很多很多人!”

    陈桂枝一巴掌抽过来,那我抽醒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这林场哪里有老虎?长风,你到底干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我蹲在地上,一把鼻涕一把泪,这才把刚才的遭遇详细说给她听。

    陈桂枝听了,抄起锄头,就要出去揍人。

    “敢欺负我家的长风,老娘跟他拼了!”

    “不对!那帮人全死了,我找他们拼命,也拼不着,我得去找杨福气这个家伙算账才是!”

    陈桂枝风风火火出门,冲到林场办公室,将办公室的门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这锄头一砸,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公安来了,要带陈桂枝走。

    我嘿嘿嘿的冷笑着,挡在公安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该抓的人,你们不抓!不该抓的人,你非得抓,请问你们,还有一点点良心吗?”

    “长风,你是林场的正式职工,你说的话,该向谁,不该向谁,你可得认认真真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说道:“那么多人到林场打老虎,你们不关注,不阻止,却来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婆姨,这算什么英雄?”

    “你说,谁来林场打老虎了?”

    “杨老鬼!”

    “杨老鬼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杨老鬼打老虎,已经被老虎吃掉了!”

    我把加油站的事情说给几个公安听。

    公安听了,大为惊奇,赶紧带着我,开着吉普车,直奔老虎吃人的现场。

    我们去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只见加油站,到处都是人体的残渣和老虎扑咬的痕迹。

    一辆卡车和一辆装有铁笼子的货车向公安表明,杨老鬼铁了心,要与法律作对,想捕捉一头老虎,谋求暴利。

    可惜被老虎反噬了!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捕虎之人,反被老虎吃了个干干净净!

    天作孽,犹可恕;自作孽,不可活。

    这都是杨老鬼自作孽的报应,不值得我们为他们产生任何的怜悯。

    公安送我回厂区,在车上,他们一直有个好奇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老虎吃他们,不吃你?那你为什么在现场?”

    “他们想杀我!把我绑在柱子上,你们信吗?”

    公安摇头,称不信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人做了坏事,被人发现,是不是要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他们又信了。

    公安又问我,“老虎为什么不吃你?”

    我牛逼哄哄的回答:“我是天神派来的,老虎当然不吃我了!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

    公安他们再也不理我了。

    把我送到厂区宿舍,扔到陈桂枝的门前,就驾车风尘仆仆的离去。

    一场因老虎吃人引发的血案,就这么神奇般的拉下帷幕,不再深究了。

    公安走后,我又回到水泵站,继续种我的菜。

    林场长赶来了,带来几斤猪肉,一条红梅的烟,安抚我。

    “长风长风!你不要嫉恨你杨伯伯!”

    “几把毛,你只是一个光杆的杨场长!”我嘲讽道。

    杨场长红着脸,自嘲道:“好歹我比梅大狗年龄大,当你的伯伯也是应该的嘛!”

    我望着他心事重重的样子,叫他拎着东西滚回去。

    可他死皮赖脸的留在菜园里,推心置腹的跟我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长风啊!我知道你受惊了!你要知道,我也是没办法的事!但凡林场有个好出路,打死我也不会同意杨老鬼那帮人过来折腾!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是穷疯了!这林场的变压器老化了,马上要换了!再不弄点钱,我们林场厂区就要断电了!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就是要我保持沉默,让他继续拉人过来打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