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28:阿满和我
    之后两个月,茫茫林海时不时传来几声尖锐的枪响,可我已经不关注他们了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凡是偷猎者,都是一个个穷凶极恶的狂徒,跟他们混,迟早会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与其跟着他们担惊受怕,还不如老老实实种我的菜。

    我的菜地有黑白菜,白萝卜,胡萝卜,还有一片片的大白菜。如果继续种下去,我肯定会成为林场有名的蔬菜种植大户。

    另外我还买了一辆幸福摩托车。

    150排量的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我把两篮子的大白菜送到迎春县集贸市场批发出去,然后把一些油盐酱醋锅碗瓢盆等生活急需品带回来,交给陈桂枝代售,我们的日子便一天天好转起来。

    在林场的家属眼里,我和陈桂枝俨然是有钱的上等人家。

    因为有菜地,有销售渠道,有150的幸福摩托车。他们便对我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幸福摩托车跟现在的小汽车相比,丝毫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一辆摩托车要两三万元。

    每次陈桂枝坐在幸福摩托车上面,对着林场的人们发出一阵阵花枝乱颤的笑声,令林场的人瞪着大眼睛,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一个骚婆姨,自己的男人看不住,居然缠上了人家的亲儿子!”

    “再继续这样下去,长风也被她毁了!”

    林场充斥着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,可我们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在这个贫瘠的时代,任何出人头地,都会受到这样的非议,那也是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过了一段平静的时光。

    随着阿满的到来,又把这平静的日子搅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阿满来的时候带来一个虎头虎脑的儿子。

    一岁多。

    眉宇之间,有着梅家血脉的几分神似。

    林场的人们都说,阿满的这个儿子,是我梅长风的!

    我当时感到好笑。

    如果孩子是我梅长风的,那么阿满为什么会嫁到县城呢?

    阿满来林场的第一件事,就是找我约会。

    她带来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有滋阴补肾的虎狼药,有三枪的棉制内衣,甚至还有一部BB机。

    阿满主动上门找我,把BB机挂在我的腰间,就笑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跑不掉了,你是我魏阿满的人,生生世世,不离不弃!”

    我把BB机扔在床上,想回到水泵站继续种我的菜,可被她牢牢拽住。

    阿满扑上来,就扯我的衣服。

    用她红嘟嘟的嘴,亲我粗糙的大脸。

    一边亲,还一边喊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哥哥,想死阿姐我了,我做梦都想你!梅长风,这次你逃不掉了!”

    她像一头母老虎,把我拽到炕上,钻过来解我的裤腰带。

    我推开她,发出一连串的冷笑:“魏阿满你要记住,你已经是别个男人的婆姨了,不是我梅长风的女人!你这样,会违背天理的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?他已经答应了!叫我找你传宗接代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我一巴掌扇过去,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我无法想到,她会说出这样的话语。

    居然找我传宗接代?把我梅长风当成什么人了?

    我把阿满撵了出去,指着她的鼻子骂:“臭不要脸!从此以后,我跟你一刀两断!你不许再登我梅家的门了,不然,我就把你的丑事说了出去!”

    阿满呆立了数秒,捂住满脸泪痕的粉脸,仓皇离去。

    她一走,陈桂枝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冷笑道:“她把我当种猪,帮她传宗接代来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哈!

    陈桂枝笑得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说道:“你们男人,不是种猪,又是什么?她这是安慰你,孩子!用她的身子安慰你!只不过她把自己说的很下贱!”

    无论陈桂枝怎么劝,我跟阿满的关系终归断了。

    我不想跟一个已婚妇女保持不清不白的关系,这忤逆了爷爷对我的教育。

    爷爷曾经说过,要想波澜不惊的活下去,必须与人为善,于己为善。假如我跟阿满保持暧昧的关系,她的男人势必会找我的麻烦。

    如果阿满的男人找我的麻烦,那我梅长风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我仍然回水泵站种的菜。

    早上把菜送到县城去卖。

    中午在集贸市场随便吃碗牛肉拉面。

    下午两三点回到厂区,把小卖部的货物送到陈桂枝那边,然后回水泵站继续忙碌。

    阿满几次来菜地,要跟我重修于好。

    被我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安宁一下,成吗?你自己有男人,为什么偏偏缠上我?”

    阿满像头小母狗,龇牙咧齿的吼:“那个老男人怎么能跟你相比?你知不知道,我嫁给他,当初就是为了你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只有我答应了,我爹才会找杨场长说好话,把你弄到巡山队当正式的职工!”

    阿满的话像一颗炮弹,将我炸得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原来进巡山队当正式职工是魏老爹的杰作,我还幼稚的以为,是我送给杨场长一杆双管猎枪的结果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这样!

    我当场就懵了!

    阿墨像头母老虎,拽着我往林子里走。

    走到一片水草丰美的地方,推倒我,然后在腰间扯我的裤腰带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她窸窸窣窣的穿好衣服,朝我媚笑道。

    “长风哥,你是我的男人!你要记住!时时刻刻记住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心满意足的跑走了,像只发青的小公鸡,一边跑,一边咯咯咯叫。

    林场的故事就是这么有趣,又充满了无奈。

    两个相爱的人,可以占有对方,却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阿满跟我关系表明,有些事,顺其自然,可不一定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因为违背了伦理道德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阿满的那个男人来了。

    找阿满的麻烦来了。

    当着众人的面,将她揍的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还揪住她的头发质问:“难道,林场就是这么肮脏的吗?藏污纳垢?”

    阿墨的男人叫王大有。

    王大有的一番话,不仅仅把阿满骂了,还把迎春林场所有的人贬得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但林场的人嘻嘻哈哈看热闹,一点也不觉得羞愧。

    倒是我梅长风,吓得好长时间,不敢回到厂区为陈桂枝送货。

    只得背着一杆枪到处乱转。

    偶尔碰见偷猎者打枪,我便远远的蹲着,想看看他们有没有打中那头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