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29:我家来了一头大老虎
    最近两个月,杨场长又跟省城的钱大拿攀上了关系,拉上一帮人到林场打猎。

    这个钱大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身后一帮子黑吃黑的小兄弟。

    什么坑蒙拐骗,敲诈勒索,无恶不作。

    他在省城霸占着四五个建筑工地。什么砂石,水泥,全部由他垄断。哪个包工头不听他的,他就把人绑到红灯区,往小姐的床上一丢,将对方的衣服扒了个精光,然后拍上照片,威胁包工头,要是不买他的材料,就把这些照片公布于众!

    通常情况下,大部分包工头不出一个回合,就卑躬屈膝的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他的花样可多着呢,远远不止拍照片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凡是包工头有软肋的地方,他都会想方设法,攥点把柄在手心,然后包工头不听话,就把这些把柄亮一亮,不出三个回合,包工头就怂了。

    因而他在省城的地盘越来越大,赚的钱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那个时代,讲究的是发展经济,有很多的灰色地带,谁有本事能赚到钱,谁就是英雄嘛!

    人要是有了钱,就会寻找一些惊险刺激的东西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这不,钱大拿跑到迎春林场打虎来了。

    想显示一下,他的能耐比别人大。

    当然钱大拿不是白痴,明明知道林场有危险,非要把自己的命不当命。他没有这么傻,而是纠集一帮手下的小兄弟,对林场进行拉网式排查。

    他们的枪,都是林场长提供的。

    钱大拿鸡贼着呢!不想在非法持枪上栽一个跟头,就让林场长出枪,规避责任。

    反正钱大拿多的就是钱,每天丢个七八百元,也是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但对迎春林场来说,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数目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迎春林场每天能进近千元的钱,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的?

    钱大拿来林场打猎,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打一些野生动物,送给那些甲方的领导,就可以招揽更多的建筑项目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那些甲方的领导,什么时候有机会拿拿枪?过过开枪的瘾?于是,这些打枪,捕猎,已成为钱大拿权钱交易的项目,让他做的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钱大拿打猎的阵仗很大。

    一开始五六十人进山,撵得林场的野鸡四处乱窜,飞鸟叽叽喳喳的漫天飞。

    到处都响着枪。

    如果人不清醒,还以为在梦中。

    以为是日本鬼子进山搜捕来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们只是瞎闹闹,折腾几天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谁知他们的人越来越多,从几十人,到上百人,同时钻进山林,像黑压压的潮水,不把林场的动物剿灭干净,决不罢休。

    我有点慌了,担心那几头虎,能不能逃过他们的追击。于是我跟在他们身后查看。

    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临。

    一头雄性的大老虎,最终逃不过他们的大网。

    老虎呼啸一声,扑倒一人,其它人的枪便响了!

    啪啪啪啪!

    十几发子弹打过去。

    老虎发出一阵惨烈的嚎叫,便冲进了密林,逃生去了。

    几十人的偷猎者,像潮水一样漫过去,跟在老虎的后面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我在后面奔跑着,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不断的用声音阻止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干,会遭天谴的!老天爷决不会轻饶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“放了它吧?你们都打十几枪了!让它歇一歇,过分吗?”

    最后杨场长赶过来,把我揪回水泵站,我才没跟着他们。

    杨场长发出一阵阵厉吼,用冷冰冰的语言敲打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命了?他们是什么人,你难道不清楚?假如他们调转枪口,朝你打黑枪,你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吼:“除非他们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“对!他们,就是一群无法无天的人!我也是没法子,中了他们的计,才没辙由着他们的性子!”

    通过交谈,我才知道,钱大拿捏住了杨场长的软肋。

    杨场长不是收受了他们5000块钱的贿赂吗?他们以这为要挟,不允许他们在林场打老虎,他们便把这件事告到省农业厅,让杨场长为此而坐牢。

    杨场长老泪纵横,当着我的面忏悔。

    “我千不该,万不该,听信了钱大拿这个王八蛋的话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只打三天!”

    “可这个家伙,没完没了,要一直打下去!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我掏出一盒红梅的烟,吧唧吧唧抽烟。

    笑着对他说道:“你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自己拉的屎,自己擦干净!问我有什么法子?我是一点法子也没有!”

    其实我想跟他说,告到派出所吧?

    可那样他也会受牵连。

    话到嘴边,我又活生生的咽下去。

    我不想让他受牵连,去坐牢。

    只能冷眼旁观,看着钱大拿一帮人继续在林场为非作歹。

    好算阿满又回到厂区,找我约会,我的精力才没被打猎的事扯过去。

    阿满倒是对打猎的事挺上心的。

    黑漆漆的夜里,我们两人在水泵站的车间困觉。

    她用一根莲藕般的胳膊抱着我,问:“长风哥,你难道真的不管那些老虎吗?”

    “我拿什么来管?”我在黑夜里,无声的叹息着。

    阿满道:“你可以把老虎弄到菜地来啊?我知道,它们肯听你的话!只要它们过来,你自然有法子应对他们!”

    我觉得阿满说的是胡话。

    老虎那么生猛的动物,又怎么会听我的话呢?

    它们不吃我,那就是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当天夜里,真有一头虎蹒跚着,摸进了我的菜地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阿满起床,到小河里跳水,就看见了一头浑身是血的老虎躺在菜地里呻吟,她吓得扔下扁担,跑回来朝我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“老虎!老虎!”

    我躺在床上,懒洋洋的回应她:“大清早的,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儿?”

    阿满把我拽起来,指着窗外的菜地发出惊恐的大喊。

    “长风哥,外面真有一头虎!”

    我赶紧爬起床,到外面查看。

    真有一头大老虎躺在菜地,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嚎叫。

    我和阿满观察了许久,才确定那头虎丧失了攻击能力。

    这是一头雄性的大老虎。

    长约2.5米,高约1.7米。

    皮毛发黄发亮。

    这头老虎的到来,扰得我的生活一团糟。

    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是救它?

    还是置之不理?

    我找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只记得当时我和阿满困在水泵站,手足无措。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