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31:你他妈的是老虎
    山林的枪声响了一夜。

    上午,阿满回厂区的时候,看见钱大拿领着一帮人,抬着两头虎下山,吓得她花容失色,赶紧又跑回水泵站。

    “那帮天杀的,真要把林场的老虎打光了!长风哥,我们真的没有一点办法吗?”

    我蹲在菜园上抽烟,望着那头浑身是伤的老虎发呆,用沙哑的喉音回应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真是天神,那就好了!我会用雷劈死他们!”

    “也是!现在只希望这头虎,不被他们发现!”

    “假如他们过来,敢打这头虎,我一定会跟他们拼命!”我跑进水泵房,拎着我那支38式的长步枪,对阿满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阿满吓得脸色都白了,一次次的向我诉说,这不是她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我梅长风的命比什么都金贵,又怎么舍得让我跟钱大拿那帮王八蛋拼命呢?

    我费了好多的口舌,才让阿满心安,回到魏老爹那边。

    阿满一走,我便扛着枪,走进山林。

    山林里,到处都是偷猎者的痕迹。

    有山火留下的灰烬,也有偷猎者拉出的粪便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小动物留下的血迹。

    这帮天杀的,真的是所到之处寸草不生。能打的,绝不手软。

    就连小小的松鼠都不肯放过。

    小小的松鼠又能带来多大的利润呢?

    我实在搞不懂,他们为什么这么残忍。

    本来想找杨场长评评理,可一想到水泵站那头受伤的虎,我还是胆怯了很多。

    如果再跟杨场长搅和到一起,这头虎怕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如其这样,还不如保持界限。

    主意打定,我又骑着摩托车,到县城里走了一遭。

    到县城的兽医站,弄了一些止血药,消炎药,算是专项专用。

    这些药物本是为骡子调配的。

    我想着,骡子和老虎,都是大型的动物,彼此通用,应该不过分。

    又买了半边的牛肉,拖回山上的水泵站。

    仅仅一天,为了老虎的食物,我就耗费了两千多元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着,用了一整头的猪,半边的牛肉,喂养老虎应该不成问题吧?

    谁知我想错了。

    仅仅过了一星期,这些食物就被老虎吞噬一空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实在太能吃了。

    几十斤的猪肉丢过去,它呼哧呼哧,用了不了三分钟,就把这些东西嚼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还两只眼睛望着我,还跟我要吃的。

    有时候我想,这个家伙会不会嫌弃食物不够,会把我一口吞下去?

    这种事情到底没发生。

    虽然它的伤口在愈合,精气神上来了,可它仍然不敢朝我发脾气。

    我过去的时候,它盘在草地上装怂。

    两只眼睛滴答滴答的流泪。

    我一看见它流泪,就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朝它吼:“你他妈的是老虎,不是一条狗!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这个怂样,狗比你精神多了!”

    别提狗。

    有一次魏老爹的狗闻着我身上的牛肉味跑上了山,跟我到水泵站撒欢。

    老虎一下子蹿了出来,把那只德牧犬搂在怀中,然后一口咬下去,那条狗的半边身子就没了。

    惊的我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拿起鞋子,就往虎背上抽。

    抽得老虎到处跑。

    我朝它吼:“有种你就跑啊?你要是真跑了,我就轻松了!”

    谁知这小子不跑。

    躲到树林里,睡了一觉又跑回来,继续啃那只德牧犬的尸骨。气得我半宿没睡好觉。

    一只德牧倒没什么。

    要是这家伙,长久的留在水泵站,那我梅长风恐怕要喝西北风!

    别说,有这头虎在身边,我安全多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山风呼啸,电闪雷鸣,我都能在水泵站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以前睡觉,总怕有人撬门而入,把我的摩托车偷走。

    现在不用担心了,我想怎么睡,就怎么睡。

    白天,我教它到隔壁的柴房睡觉。晚上,我叫它重新归林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头虎终于恢复到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随便一嘶吼,整个山林都会为它颤抖。

    随便一奔跑,大地便溅起了阵阵浓烟,刮来一阵刺骨的冷风。

    我不再担心它伤害我了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,我几乎可以断定,它就是那头救过我的老虎。

    只不过,隔了一年多,它已经变为一头成年的虎。

    跟一头救过我性命的虎,又顾忌什么呢?

    我教它重返山林,自己觅食,这为我的财政负担减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好算钱大拿那个王八蛋很少来林场了。

    这头叫大猫的虎,回到山林,也不用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,林场的动物几乎绝迹,大猫每次进山林,都会饥肠辘辘的返回,朝我索要食物。

    每次给它食物,我都痛苦地想,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

    阿满隔了一个月,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回来时,掏出一打钱给我。

    “长风哥,这是2万块钱!留给你喂老虎吧?”

    我望着她,问:“这么多钱,是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阿满说:“我把BB机卖了,把我的三金①卖了,筹了这么多钱,怎么?你怀疑我的钱来历不明?”

    我连忙把她搂住怀中,吃吃吃的笑道:“要不,我们疯一回,你就不会埋怨我了?”

    两个人迅速回水泵房,开始解衣服,来个天翻地覆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有次,魏老爹跑过来抓奸,结果被大猫吓得仓皇逃走。

    大猫这个王八蛋太不是东西了!

    见魏老爹鬼鬼祟祟的跑进菜园里,以为有人偷菜,赶紧从树林里跑出来,发出地动山摇的怒吼。

    吓得魏老爹一泡尿都拉到裤裆了。

    幸亏我跑了出来,提把枪,把他老人家送回厂区。

    那次魏老爹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还埋怨我,为什么非要住在荒郊野外的水泵站?

    何不住在厂区宿舍房?

    反正厂区很多宿舍都空着,不如搬回来住。这样省得阿满跑来跑去,要是遇到老虎,该怎么办?

    魏老爹的一席话,说的我愣住了。

    看来,我还是误解了他老人家。

    我以为,他老人家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谁知他居然这么开明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在陈桂枝那边喝酒。

    喝得醉醺醺的,我径直问他,“既然你答应我们在一起,为什么把阿满嫁给别的男人?”

    魏老爹咔嗤咔嗤咬花生,叹道:“这是阿满的安排!她都把杨学问扒了个底朝天!那家伙没有男人的能力,只想要个婆姨装点门面,还想找个能下崽的婆姨为他传宗接代!至于是谁的种,他才懒得管呢?”

    ①三金:金耳环,金项链,金戒指,指姑娘陪嫁的黄金首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