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32:我手里有头虎
    我失声大叫,“那她不是利用杨学问吗?”

    魏老爹眼睛红红的看着我,吼:“要怪,就怪你娃儿太年轻了!三年前,你才16岁!你让阿满怎么嫁给你?”

    “当时你只是个临时工,连户口都没有落到迎春林场。甭提结婚证扯不到,就拿以后过日子来说,没有稳定的收入,没有婚房,甚至连孩子出生,都没有户口!你叫阿满怎么跟你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,她想了这么一个权宜之计?”我睁大眼睛望着他。

    魏老爹长吁一口气,将酒杯的酒一饮而尽。吼道:“你以为我愿意啊?我是她的爹,我才不愿意她这样不清不白的跟着你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看看林场的人,有谁正眼瞧上阿满一眼?归根结底,还是你这个娃儿太不懂事了,就知道保护老虎,老虎能跟你带来什么?只会让你一穷二白,我跟你说梅长风,你还别不信,就你这个样子混下去,别说跟阿满没个好结局,就算她不跟你,你连婆姨都娶不上!”

    “你再看看其它的人,朱三,杨光,余胖子,哪一个不是变着花样赚钱?你再看看你自己,整天呆在水泵站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都他妈像个野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再这么下去,把阿满都毁了!我不想她有个合心意的男人,我只想她安安稳稳过日子!梅长风,你摸摸自己的娘心,这些年,阿满对你咋样?”

    魏老爹瞪着一双血红的大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摸摸胸口,吼:“对我梅长风没二话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!求求你放过她,让她老老实实的过日子,她连娃都帮你生了,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难道,你愿意你的娃儿,不清不白的活在这世上?做人,切莫太自私了哟!”

    魏老爹的这些话,像一记记响亮的耳光,狠狠抽在我脸上。

    我睁着大眼睛看了他许久,像一头受伤的野狼,发出一声声嚎叫,然后夺门而出,向外面的山林冲去。

    冲到山林里,一屁股坐在山坡上,一遍遍的问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梅长风,你真的忒自私了,阿满那么好的女人,你都不管不顾的?你眼里只有老虎,你连她私存的那点黄金首饰,都要拿过来,你他妈的太不是东西了!”

    在山上坐了许久。

    回到水泵站第一件事,就是撵阿满走。

    阿满见我像疯子一样可怕,不止一次的问我:“到底咋了?谁惹你了,长风哥!”

    我把手头的1500元钱塞给她,对她说:“我们之间完了!我们再也不要联系了!你的事情,我弄清楚了,那娃儿根本不是我梅长风的!是你男人杨学问的,你只不过跑到这里寻刺激来了。阿满啊阿满,可怜的我,被你欺骗了这么长时间,你消遣也消遣了,乐呵也乐呵了,也该知足了!从此以后,这水泵站不允许你踏进半步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阿满甩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咆哮道:“梅长风,你在说什么?你的心难道被狗吃了?”

    “对!我梅长风就是没心的人!你这样跟着我,算怎么一回事啊?”

    阿满最终嚎啕大哭,伤心欲绝的跑下了山。

    望着她悲痛狂奔的背影,我梅长风对天发誓,从此以后,不会跟阿满偷偷来往。

    我得顾忌她的名誉。

    我得给她一个很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阿满走后,我的生活陷入困顿之中。甭提去县城买牛肉猪肉,就连我日常的生活都出现了大问题。

    为了给老虎喂食,我手头积蓄的资金全部挥霍一空。连买米买油的钱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陈桂枝曾经两次上山,来看我。

    见我脸色发青,嘴唇发白,就问我到底是不是病了。

    我强装笑颜的说道:“没事,感冒了,过两天就好了!”

    为了活下去,我悄悄把幸福150摩托车卖给了林场外面的孙猴子。

    孙猴子是山外面杂货铺的老板,觊觎我的摩托车好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他曾经问过我,8000块钱卖不卖?

    我骑着摩托车,到他的杂货铺,说把摩托车卖给他。

    可天杀的孙猴子只出5000块钱。

    万般无奈之下,只得同意这个价钱。

    我急需要钱啊!

    5000元钱,能解决我的生存问题。

    大猫那个王八蛋,在山林里饿得不行了,屡屡往山下面跑,有几次我看见在它在厂区周边游曳。我怕这家伙一时间按耐不住,朝林场的人下口。

    林场的人都是老弱病残,谁能躲得过大猫的袭击呢?

    大猫两三米长,是一头壮硕的雄虎,一旦朝居民区发起进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于是我赶紧跑到县城,又买了一头牛回来供大猫进食。

    厂区的人见我买一头牛,都好奇的问我,“长风啊!你是不是发财了?天天吃牛肉?”

    杨场长得知消息,跑到水泵站蹭吃蹭喝。

    林场长的到来,颇符合我的心意。

    我决定朝他索要养虎的经费。

    当然,话是不能明说的,要的是这两年来,他欠我的工资。

    我好吃好喝的供上,两人喝光一瓶红星二锅头的白酒,就敞开说了。

    “杨场长啊!你算过没有?这些年,你欠我多少钱?”

    杨场长愣住了,笑道:“你说的是工资吧?这林场的处境,你不是没看见,没什么收入,我哪里来的钱给你发工资呢?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道:“钱大拿给你不少钱吧?打了那么多老虎,总该分你一些钱吧?做人要厚道,可不要独吞哦!”

    杨场长发飙了。吼道:“好一个梅长风,你居然敲诈起林场的一把手,你信不信?我把你交到公安局!”

    我仰头大笑,回应道:“好啊!我们一起进公安局,看谁能把问题说清楚?”

    我说完,就骑着自行车下山,准备去林场派出所告发林场长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,打着拯救林场的名义,私自拉人进林场打猎,打国家明令禁止的保护动物,我就不信征服不了这个利欲熏心的老头儿。

    果然,杨场长败下了阵来。

    他回到场区办公室,拿出500块钱,还有一叠的欠条,交在我手上。

    “梅长风,钱大拿并没有给我多少钱!他总共只给了我5600元,其它的钱,全在白条上,你要是能要回,全部给你了!”

    杨场长蹲在地上,吧唧吧唧抽烟,一眼窝浑浊的泪水。

    我看了欠条,钱大拿总共欠林场5万5千元整。

    这钱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我不懂,杨场长也不懂。

    反正每次带人进林场打猎,钱大拿就许了一个空头的承诺。

    后来杨场长变聪明了,非拿到钱,才允许他们拿枪打猎。钱大拿索性写张欠条搪塞他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杨场长手里的欠条就积攒了五万多。

    这五万多可不是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能在迎春城区买套单门楼的铺面房。能供一家子生活七八年。我想着,如果有了这笔钱,那我和大猫的生活就衣食无忧了。

    我拿着五万多的欠条,笑嘻嘻的对杨场长说:“你知道钱大拿现在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在宏桥镇,搞建设!怎么?长风你这个娃子,想到他那里要钱了?你可千万别去,钱大拿这个家伙可不是善茬,他会打死你的!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梅长风还是梅家拳第34代掌门人?”

    杨场长使劲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再次说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,我手里有头虎?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杨场长骂了我一句,就锁上办公室的门,回他的屋子睡大觉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