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35:把水搅浑
    到了宏桥镇的前山,我把大猫安顿在山坡的密林里,让它趴着睡懒觉。

    10点之后的阳光正猛烈,温度达到了十七八度,大猫这头懒虎打个盹正合适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会说,大猫这样的雄性老虎,不吃你,算你的造化!它又怎么会听你的话呢?

    大猫其实也有攻击性。

    只要掌握了它的生存规律,掌控它,是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    况且原来我跟它打过照面,它的脑海中还有我的影子。起码知道我不会伤害它,会给它喂食。

    在迎春林场这块两百多平方公里的原始山林,野生的动物越来越少,林区的树木遭到周边农民的非法砍伐,可供大猫生存的食物链几乎没有了。它只能依赖我活着,我也救过它的命,它除了听从我的指令,没有无其它的路可走。

    而且,我跟大猫之间,不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。

    而是真正的相依为命!

    我把自行车丢到山顶,又把35式长枪放在树枝上挂着,隐蔽好。

    带着一支步枪去找钱大拿要钱,会被人认为是敲诈勒索,或者是抢劫包工头的。这种罪名,我可不愿意让人落以口实。

    我梅长风没那么傻!

    大猫趴在半山腰的树林里困觉,我就下山了。

    下山的时候,特意到集贸市场的工地里逛了一圈。

    有个灰头灰脸,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朝我招手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是不是想找活儿干?”

    我笑着回应:“是这么想,可没有人用我啊?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你帮我搬几百块砖,我把你介绍到工头那里,包工头跟我是拜把子的兄弟!”中年男人指着一摞红砖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笑:“我是来找钱大拿的!他是我表哥!”

    “什么?钱大拿是你表哥?兄弟,你怎么不早说?来来来,我带你去!”

    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拍拍手中的灰,赶紧带着我去工棚里找。

    找了半个小时,没找着,他只能傻乎乎的朝我道歉:“不好意思,钱老板现在不在,可能出去消遣去了!”

    我丢给他一包烟,便向外面的街道走去。

    我知道钱大拿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他应该在维多利亚的发廊里,跟几个发廊妹逍遥快活。

    我去维多利亚发廊那边的时候,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停在街道中间。

    太阳很大。

    轿车是德国进口的桑塔拉。

    乌黑发亮。

    看成色就知道是刚刚买回的。

    司机蹲在街道旁边的大树下抽烟,一脸忿忿不平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跑过去搭讪。

    “哥哥,借个火!”

    司机瞟了我一眼,用嫌弃的语调说道:“小几把孩,抽个什么烟?”

    我递给他一根红塔山,他便变了脸。

    “小几把孩,也抽上了红塔山。妈的,老子还在抽红梅!”

    “我不小了!今年19岁!”我笑嘻嘻的说。

    “19岁不是小几把孩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都有儿子了!”

    “你结婚了?”司机瞪大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微笑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妈的,小几把孩居然敢哄老子,小心老子抽你一巴掌!”

    “别!我说的是实话!我是山里面的孩子,像我们这样大的人,只要有合心的,就可以两人一起钻林子。至于结不结,无所谓!”我站起来,避到一边,装出一副怕他的样子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擦,你是哪里的?说的我听听,赶明儿我也过去耍耍,找两个妹子钻钻林子,兄弟你可别骗我!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!你什么时候去?我带你耍!”

    “哎,我现在跟钱老板开车,走不开啊!”司机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我问:“钱老板是不是在发廊呢?”

    司机一下子警惕了,揪住我的衣服审我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刚才看你就不正常,你问我们老板的下落,说,你是不是来打探消息的?”

    我看到司机的表情就知道,钱大拿的仇家一定很多,不然司机是不会这么紧张的。

    我掩饰道:“我打探什么消息?老子是来发廊耍的!好不容易把一车山货卖完,累得像狗,想来维多利亚泄泄火!”

    “结果----被人撵出来了吧?”司机乐得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我装出一副气愤填膺的样子道:“他不许老子玩,老子非得进去玩!妈的,老子有钱,凭什么不让老子进去?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我便大刺刺的走进维多利亚发廊。

    两个穿西装的男人一见我闯了进来,赶紧用手推我。

    我身子一矮,便从他们中间的缝隙滑了过去,直接去上楼梯。

    那两个穿西装的男人朝我吼:“小子,你不想活了?叫你别进去,你非得进去,你可想好了!进去后,后果可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算个几把毛!”我骂了他们一句。便冲上了二楼,去找钱大拿的踪迹。

    钱大拿正躺在一个女人的怀中睡大觉呢?

    昨晚折腾了一夜,累了,乏了,干脆躺在发廊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我上二楼的时候,他刚刚睡醒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有人吼,赶紧穿上裤子,准备出去看看动静。

    裤子还没穿好,我就闯进房间。

    钱大拿用手指着我,吼:“你是哪里来的瓜娃子,居然敢闯老子的房间?”

    这家伙一身的横肉。

    咆哮的时候,肚皮上的赘肉一抖一抖的。

    我决定捉弄一下这个王八蛋。

    于是回应道:“妈的,就你能玩,老子不能玩?凭什么你一个人把维多利亚全占了!”

    “你----你你你!信不信老子弄死你?”

    “谁弄死谁,还不一定呢?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钱大拿朝外面吼:“黄四李瓜,你们两个王八蛋要死啊?有人闯进来难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两个穿西服的男人便冲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一看见他们的老板光着身子,又看见床上有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,冲进来,又慌不迭的躲了出去。

    气得钱大拿破口大骂。“不长眼的东西!快把这家伙撵出去!打折他的腿!”

    “可别!你要是打折我的腿,你可要蹲班房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试试,看看老子蹲不蹲班房?”钱大拿跑到桌子上,抄起一个烛台,准备砸我。

    结果被黄三李瓜给劝住了。

    两个手下又冲进来,又怎么会让老板亲自动手呢?

    于是,他们朝我扑过来。

    我向钱大拿喊了一句。“你们嫖娼,还要打人,那我去派出所报警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我推开窗户,便从二楼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跳到崭新的轿车前面,稳稳落地,便朝派出所方向大步流星的走去。

    我决定在宏桥镇好好闹闹,不把水搅浑,我就不叫梅长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