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36:水浑了(求收藏!)
    把水搅浑,是我跟钱大拿学的。他就是靠这个办法,在迎春林场打了三头虎,然后拉拢了不少人脉。

    又靠这个在宏桥镇拿到了集贸市场的项目。

    我决定模仿他,在宏桥镇闹上一闹,这样可以洗清敲诈勒索的嫌疑。

    天知道钱大拿有什么样的背景?

    不把水搅浑,又怎么知道他在宏桥镇处于什么样的地位?

    比如派出所的王所长,外面的人都传他跟钱大拿关系很好,假如我贸然跟钱大拿要钱,被王所长扣顶抢劫敲诈的帽子,那我是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,这可违背了我要钱的初衷。

    我梅长风可不是随意违反法律的人。

    坐牢对于我,那更是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我是为了养老虎,实在没办法,才找钱大拿要钱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从维多利亚的楼上跳下来后,就径直朝派出所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守在外面的那个司机,见我从上面哐当一声跳下来,惊的双目睁圆,发出一声大吼:“你到底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我懒得理他,噌噌噌往前面奔去。

    司机在后面追,喊:“小子,有种你别跑啊?”

    成,那我就不跑了。

    司机跑到我面前,朝我喊:“你小子到底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跟你说过吗?只是想进发廊泄泄火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你被钱老板撵了出来!哈哈哈哈!”司机发出幸灾乐祸的大笑。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假装恼羞成怒的吼:“笑什么笑!看把你得意的!”

    我又往前跑。

    司机在后面追。

    一边追,一边喊:“小几把孩,现在知道厉害了吧?”

    “几把毛,老子一会儿还去发廊瞧瞧,不达目的,决不罢休!”

    司机在后面顿时笑的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跑,一边逗乐子。

    正闹着,黄三李瓜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趁他们不注意,又像推土机一样,蹭蹭蹭,跑了老远。

    司机和黄三李瓜见我溜走了,又跟在后面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钱大拿的三个手下,虽然身材壮硕,可怎么是我的对手呢?

    无论是奔跑,还是打架,我认为,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。

    我只是想吊着他们,让周围的街坊邻居看热闹。看他们欺负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样可以引起更大的广告效应。

    说明钱大拿仗势欺人,欺负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果然,派出所的王所长带两个联防队员出警了,堵在我的前面。

    王所长气势汹汹,拎着一根橡皮警棍朝我们喊。

    “跑什么跑?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我就乖乖的站在王所长的面前,举起了双手。

    他们把我和司机,黄三李瓜,带到了派出所问话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梅长风!”

    “哪里人?”

    “迎春林场护林员!”

    “跑到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“买东西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跑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得问问他们!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追我?领导啊!你可为我做主啊!我一个未成年来到这里,人生地不熟,就被他们撵得像兔子跑,这宏桥镇,莫非没有王法了?”

    “放屁!有老子在,怎么会没有王法呢?”

    王所长又去问黄三李瓜。

    黄三李瓜是个呆货,也不知道隐瞒事实,而是径直跟他实话实说。说钱老板在发廊快活,被我闯进来扰了清净。

    王所长又回头问我:“你去维多利亚发廊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,半天不说话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王所长拍了一下桌子,朝我吼:“梅长风,你才多大?”

    “我19岁!”

    “好你这个梅长风,才19岁,居然跑到维多利亚发廊玩,自甘堕落,那个地方是你能呆的吗?你这个瓜娃子不学好!今天,我代表你的爸爸妈妈教训教训你!”

    王所长说完,就拿出手铐,要把我铐在椅子上,限制人身自由两个小时,以作为对我的惩戒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这个王所长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有良心。

    有正义感。

    只不过迫于形势,才不得不对钱大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“领导,你这可不对啊!我只是去了发廊一下,怎么是自甘堕落呢?那真正自甘堕落的人,你不抓?反而抓我,这没有道理啊?”

    我笑嘻嘻的往后缩,不许他拷我的手。

    这一躲,反而把他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他朝我吼:“就算老子错了,也要把你拷在派出所,这维多利亚是你能去的地方吗?要是你爸爸妈妈知道,指不定会急成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我没爸没妈,他们急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孤儿?”王所长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使劲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所长打量了我一会儿,又改变主意,不拷我了,要我去跟钱大拿道歉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去跟钱大拿道歉,这是最好最轻的解决途径。

    一群人押着我回维多利亚发廊。

    钱大拿早穿戴整齐的站在发廊前面发脾气。

    七八个小青年,笔直的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钱大拿训斥他们。

    “老子养你们干什么?老子睡个觉,都被人吵醒,抱一个小姐,都被人冲了进来!要是有人想害我,老子还有这口气站在你们跟前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发了你们这么多工资,你们总得睁开你们的狗眼,看望老子一下吧?不然,老子被人给捅死了,谁发钱给你们啊?”

    钱大拿发脾气的时候,宏桥镇的居民跑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将狭长的街道围了里里外外四五层。

    众人小声的议论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出啥子事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有个毛孩子闯进了维多利亚发廊?”

    “老天,这毛孩子够胆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个毛孩子,是个年轻人,也想进维多利亚玩一玩,听对面铺子的徐老板说,那个年轻人想进去尝尝鲜!”

    “我擦,这成什么世道了?年轻人都想进去玩女人,我说过,这维多利亚发廊来我们宏桥镇,就没有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败坏风气,挑战底线,带坏孩子!我建议取缔维多利亚发廊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把我们宏桥镇的风气都带坏了!现在连孩子都说起这个事,都活灵活现,说的津津有味!”

    “长此以往,这该如何好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一件事就变成了两件事。

    宏桥镇的居民越聚越多,堆在一起,很快形成了一个统一的意见。

    那就是不允许维多利亚发廊留在宏桥镇。

    众人说的正激烈的时候,王所长带着我,来到了他们中间。

    众人看见王所长,就叽叽喳喳说开了。

    “王所长,维多利亚公开卖yin嫖娼,你管不管?”

    “这宏桥镇,原来的风气多好?现在变成这个样子,你是有责任的!”

    “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!”

    “王所长,你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?怎么现在做事,也畏畏缩缩的了?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,王所长也被钱大拿给收买了?”

    众人越说越激动,纷纷围住王所长讨一个公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