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37:威风扫地
    几十人把王所长围在中间,把他批得脸红耳赤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的老公安了,从未这样被人戳着脊梁骨骂。王所长也是有理说不清啊!

    上级捎口信对他说,要对维多利亚发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说什么要发展经济,就得优化环境。

    这宽松的娱乐环境,才能吸引有钱的大老板来宏桥镇投资兴业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直采取龟缩的政策,对维多利亚发廊网开一面。

    现在被人围攻成这样,只得站出来,给大家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各位乡亲,别激动,我这就进维多利亚看看,查查他们有没有猫腻!”

    群情激动的人马上用手指着钱大拿。

    “看-----他就是个一个嫖客!这发廊就是他承包的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审审钱大拿,不什么都明白了?”

    枪口突然指向钱大拿。

    钱大拿也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急的脸红脖子粗,朝众人吼:“关我屁事,我跟你们说,千万不要冤枉好人哦?否则我也不是吃干饭的!”

    这个挑衅的态度激怒了宏桥镇人。

    一群人指着他的鼻子骂。

    “臭不要脸的!跑到我们宏桥撒野了?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?你有几根花花肠子,莫以为老子不知道!”

    一个30出头的壮年男子跟他杠上了,朝王所长历数钱大拿的种种罪行。

    “王所,他钱大拿前段时间卸了我大伯的门板,你管还是不管?前段时间他派人把王婶子的黑狗打死了,下了锅,熬了一锅汤,你管还是不管?这个下三滥的坯子,就是一个坑蒙拐骗的烂货,养着一帮小弟,天天说他是省城的黑老大,有钱人,你管还是不管?就这么搞下去,我宏桥镇迟早被他连累!”

    这条壮汉叫徐良心,他早就看钱大拿那帮人不满了。

    现在见这么多人,王所长也来了,他当然要数说钱大拿的种种罪行。

    钱大拿气得暴跳如雷,用恶毒的语言威胁徐良心。

    “徐良心,你要是找死,改天我成全你,你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胡说!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胡说了?我有个亲戚是省城的,他知道你的底细!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趁着钱大拿跟徐良心争吵之际,我悄悄地溜出了人群,朝前山的土路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老远,走到山脚下,那群人还围着王所长钱大拿争吵不休。

    我乐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心里骂道:钱大拿啊钱大拿,你也有今天啊?

    回到山顶,大猫那个王八蛋不见了!也不知道跑到哪里遛弯去了。

    我懒得管这头懒虎,跑到自行车那边,拿起我的布袋子,掏出两只大馒头,呼哧呼哧啃完,又喝了半壶水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后,到半山腰找了晒太阳的地方睡午觉。

    中午的太阳很大,晒得人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尽管是冬天,可这温暖的阳光照的人身上,还是令人乏力。

    躺了一会儿,后面刮来一股冷风。

    周围的树叶窸窸窣窣的晃动,我知道,大猫那个贱货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用看就知道,这家伙还以为我是猎物。

    我得爬起来,否则它把我当肉食给吃了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打了个响指,朝后面的密林里喊。

    “大猫你这个王八蛋,别给老子来阴的?老子的味道你难道不熟悉?是不是想吃掉老子?”

    我朝树林那边吼。

    大猫拖着粗粗长长的尾巴,低眉顺眼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走到离我两三米的地方,我脱下胶鞋,冲了过去,揪住它的耳朵就是一顿乱揍。

    用鞋底狠狠的抽它的脸部。

    一边抽一边吼。

    “马勒戈壁,老子为了你,连命都豁出去了!你还来吓唬老子?”

    “你有良心吗?你他妈只是个畜生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老子不能把你怎么样?是吗?老子就跟你试试,老子能不能干倒你?”

    我抱住它的脖子,用力一扭,大猫踉踉跄跄,骤然失去平衡,扑通一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松开它,指着它吼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个样子!别以为你很厉害!老子想弄死你,也很容易的!大猫你这个王八蛋不知道吧?老子学过武功!从小就在练功!老子还是梅家拳门第34代掌门人!对付你这个畜生绰绰有余!”

    发了一通火,心里舒畅了许多。

    大猫则远远的看着我,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望着它夹着尾巴的表情,我的心又软了。

    “过来过来!”

    我朝它招手。

    大猫马上表现的高兴的样子,向前一跃,就冲到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我叫它躺下,然后我靠在它的背后,用它当枕头,美美的迷上一觉。

    这暖和的虎毛,不用岂不是可惜了?

    睡到下午5点,我再次下山,去会钱大拿。

    钱大拿正坐在集贸市场的工棚内生气呢?

    派了一拔拔人,到宏桥镇大街小巷搜查,就是看不见我的人影,他还在为刚才的事情,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我走后,宏桥镇的居民把他臭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王所长也当着几十号人,勒令他低调点,否则对他采取措施。

   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被一个老公安指着鼻子骂,他觉得他的脸都丢光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把所有的怨恨放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他认为,我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让他威风扫地!

    如果没有我,他又怎么会在这么多人面前,颜面尽失?

    从维多利亚发廊回来后,他勒令十几个小弟到处寻找我的下落。

    企图找到我,然后狠狠给点苦头我尝尝。

    十几个年轻人在宏桥镇来来回回跑了几十回,就是没发现我的踪迹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说那些人不用心,偷懒。

    后来他也过去追查,跑遍了虹桥镇所有的地方,就是没看见我的人影,于是只能坐在工棚里生闷气。

    钱大拿想着,老子这么牛皮哄哄的人,被一个小几把孩算计了,这让他如何在宏桥镇立足?

    他就不明白了!

    明明看见我站在旁边,眨眼之间就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正懊恼着,我就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我站在工棚外面,朝他喊:“钱大孙子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钱大拿一哆嗦,谁叫我啊?

    莫非有人寻仇来了?

    抬眼一看,发现是我,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顺手抄起一把铁锹,就朝我冲来。

    我连连后退,朝他喊:“住手!住手!你这样是不对的!”

    “老子管他对不对?先干死你这个王八蛋再说!”

    钱大拿的确气得够呛,脸红红的,抡起铁锹就朝我砍。

    我灵活的躲在他的身后,他东张西望,发现不了目标,急的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“有种别躲啊!我们单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