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45:月月的男朋友不是我
    黄建设带着人,来林场寻大猫,是悄悄进行的。

    当时的我,正沐浴在爱河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月月对我的信任,一天天深重,我琢磨着,在一个月的时间内,把她拿下。

    毕竟我是一个经历过“人事”的男人。

    以前,跟阿满在一起的时候,有空没空会钻一下树林。

    即便阿满结婚,她也时常来林场,没让我旱着,干着,或者涝着。

    自从我跟阿满划清界限,分道扬镳,我的床单上就画满了中国地图,并且我的中国地图一天天壮大,大有进一步占领世界的势头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我的地图无局限的扩张,我决定对准我的目标尽早下手!不能再这么的有的放矢了!得对准目标再说。

    月月就是我的目标。

    反正我俩的事,是经过双方长辈同意的。

    就算我对她怎么样,也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让我意外,我去过月月那边三回,都没有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月月像是一个充满灵性的小狐狸,你越是对她火热,她越是对你退避三舍,躲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从派出所回来的第二天早上,陈桂枝就急匆匆带着我去了县城。

    月月见姑妈来了,自然要盛情相待,丢下满屋子的顾客,出去买菜买肉,招待这个亲上加亲的姑妈。

    月月一走,我就上阵替月月卖东西。

    不得不吹嘘一下我自己。

    我卖起东西来,又快又准确。

    顾客需要什么?我总能很快的把东西找出来,递在顾客的手里。

    而且算起账,精准灵活,收钱找零,更是手脚麻利,没出一点差错。

    看得陈桂枝眼睛发亮。

    忙碌一上午,市场散了集,铺子再也没人了,陈桂枝在旁边怂恿我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跟月月认识半个多月了,怎么一点进展也没有?我见月月对你也不热情啊?你就不能早点----早点把她给那个了?生米煮成熟饭!那样月月就是你的人,就不会煮熟的鸭子给飞了!”

    这话从陈桂枝的嘴里说出来,惊得我一楞一楞。

    要知道陈桂枝是月月的姑妈啊?

    居然帮着外面的小子坑自己的侄女,也不知道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?

    “这个,有点不太好吧?毕竟是您的舅侄女。”我这么回答陈桂枝的问题。

    谁知她干脆挑明了说。

    “月月这边的情况,你也算弄清楚了,人家长的漂亮,身材好,五官模样也好,又在做生意,在城里,你要是不抓紧时间,我怕别的男人跑过来插上一杠子!”

    不管我怎么解释,陈桂枝要我拿出林场那一套,赶紧把月月睡了。

    反正是一家人,迟睡晚睡,迟早是一个睡。

    睡得早,她可以早点抱大孙子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我被陈桂枝逼在月月这边留宿,不许我回家。

    月月这边的铺子,只有一间卧房。

    当时我和月月那个急啊!

    恨不得把陈桂枝撵了回去!

    这睡-女人,跟阿满钻林子一样,得讲究一个办法和策略。总不能强迫月月做她不喜欢做的事吧?

    如果这样,跟畜生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费了好大的力气,总算把陈桂枝劝了回去,月月当着我的面,抱着一床被褥,在一楼的门面铺了一个临时的床,让我在水泥地面临时借宿一宿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知道,月月跟我不是一条心。

    哪有第一次留宿,分开睡的?

    起码在二楼同一个房间吧?

    不睡在一起,总可以一个床上一个地下,能聊聊天,交流一下感情。

    月月对我出奇的冷淡,跟第一次见面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她好像防备我,像是防备小偷一样。

    晚上8点,她钻进卧房,就没有再出来。

    我怀着极度失望的心情,在地上睡了大半夜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早,我就悄悄回去了。

    我感觉,月月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相亲时的快乐,可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回去后,陈桂枝问我,“你跟月月到底哪个没有?”

    我瞠目结舌的望着她:“什么哪个这个?”

    陈桂枝干脆挑明了说。“你到底睡了月月没有?”

    我使劲的摇摇头,叹口气答:“或许我们不是一路人!”

    陈桂枝极其的失望,说我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气概!

    “人家姑娘家家的,哪有等着你睡的?你就不会想想办法吗?”

    陈桂枝把我贬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气得我跑到水泵站,不理她。

    心里想,难道月月真的不喜欢我?

    或者是,陈桂枝的阴谋败露,月月得知后对我们极其的讨厌?

    想了一晚上,想不出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但月月的影子时常在我面前出现。

    她那曼妙的身材,精致的五官,大大的眼睛,时不时在我脑海浮现。

    我就不明白到底哪方面出现了问题?

    我跟月月关系挺好的,怎么到了进一步加深关系的时候,她又对我出奇的冷淡?

    我决定悄悄去县城看看,观察一下月月到底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一连去了两次,月月跟往常一样,热情的招待顾客。

    凌晨四点钟起床,开门,把铺子里的东西往外面搬,早上六点之后,集贸市场熙熙攘攘,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头。

    她在人堆里忙来忙去,丝毫看不出其它的异样。

    第三次去的时候,月月笑容满面的跟一个男青年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男青年提着一个菜篮子。

    可能是买菜的老顾客吧?

    由于天气太冷,凛冽的北风把月月长长的秀发吹得乱蓬蓬的,那个男青年还伸出手,帮她梳理了一下额头的刘海。

    又帮月月脖子上的围巾系好。

    这个无意的动作看的我极其的难受。

    第六感觉告诉我,月月跟这个男青年一定有问题,否则他们之间这么亲昵?

    八十年代的年轻男女远非21世纪的人开放,一个男人对一个女孩子好,不会搂搂抱抱,只会从关心对方的身体上入手。

    所以我认为,男青年跟月月一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看着月月跟男青年说说笑笑,我赌气回到林场宿舍区,找陈桂枝质问。

    “月月有男朋友吧?你为什么骗我?还把她介绍给我?”

    陈桂枝听后,脸色一片苍白,差点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睁大眼睛看着我,小心翼翼的问:“你怎么知道这些?”

    我看了她的表情就知道,我的猜测是准确的,月月一定有男朋友,那个男青年就是,否则对我冷冰冰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