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46:城里人农村人
    陈桂枝忐忑不安地告诉我。

    月月其实有个男朋友。

    他们俩关系挺好的,但男孩子的家长不同意。

    嫌弃月月是个农村女孩,又没有工作。

    那时候城里人与农村人有很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城里人有城市户口,农村人不仅没有户口,还要年年交公粮。

    城里人找工作,孩子上学,买房,都有巨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而农村人到城市租房,还要办理暂居证,接受联防队员的盘查。

    这也是月月男朋友的父母瞧不起她的重要原因!

    听完陈桂枝的解释,我十分的失望。

    我朝她发火,“人家都有男朋友,你为什么非要上赶着,把她介绍给我?这不是破坏人家的感情吗?还有,就算她同意,天知道她是不是清白的?我总不能戴一顶绿帽子吧?”

    陈桂枝发誓,“月月绝不是那种随意的女孩子!她跟那个叫兰天的城里人,谈了大半年了,至今还没有上对方的门,甚至兰天的家在什么地方,她都不知道,她怎么会乱来呢?我自家的侄女,我清楚,我哥哥嫂嫂对她的管教特别严!”

    我鼻子一哼,说道:“还严?我都瞧见,那个男人帮她整理头发衣服了!”

    陈桂枝向我问出真相后,乐得仰头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吃醋!懂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明明知道她有男朋友,为什么非要怂恿我睡了她?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是经过父母同意,媒妁之言的!就算两个人睡到一起,合情合理!但她跟兰天不一样!双方的爸爸妈妈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月月的爸爸妈妈还不同意?对方是城里人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!这嫁闺女,必须昂首挺胸的把闺女嫁出去,而不是低下头,去求别人!兰天的爸爸妈妈不同意,注定这门亲事黄了!就算月月想跟兰天好,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!等着瞧吧?我一定找机会,教训她一顿!”

    “可别!回头月月知道是我说的,她该误会我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!我叫你跟月月睡在一起,是怕夜长梦多!”

    我长叹一口气道:“尽力而为吧?”

    既然陈桂枝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那我梅长风是不是该使出真功夫?

    我连老虎都整治得服服帖帖,我还怕她个小月月?

    当时的我信心爆棚,很快制定一个计划,介入到月月的身边。

    我得时时刻刻盯着她,我就不信,这个兰天,就不会露出破绽?

    我的计划很简单,在月月对面一栋楼租一间铺子,我也学着做生意!

    当我把计划说给陈桂枝听时,她惊呆了!

    “长风,你是不是傻了?月月已经有一间铺子了,她连自己的生意都忙不过来,哪里还有精力照顾你的生意?”

    “还有,如果你娶了月月,她的生意不就是你的生意吗?你何必多此一举?”

    我用嘲讽的语气回答道:“小妈,你知不知道月月是怎么看待我的?她瞧不起我!觉得我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!觉得兰天是城里人,她当然得攀高枝!如果我也做生意,我的生意比她做的好,做的大,她就不会那样看我了!”

    陈桂枝歪着头,想了一会儿,觉得是这个理。

    我说干就干,当天上午就带着陈桂枝去了月月那里的集贸市场。

    在集贸市场转悠了一整天,终于把铺面的事情敲定下来。

    月月对面有个铺子,是卖馒头的。

    生意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我就用300块钱的现金转他的铺子,然后把馒头铺改为卖东西的商店,我在月月对面的商铺上卖起衣服和鞋子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卖衣服卖鞋子是新鲜事物。

    陈桂枝带着我到省城进一批衣服和鞋子,就甩开膀子在街上吆喝。

    “军大衣,军大衣,30元一件,50元两件,60元三件!”

    “东北皮靴,30元一双,50元两双,60元三双!”

    这犹如一颗重磅炸弹,很快在集贸市场炸响,买菜的市民,附近郊区的农民便争先恐后的向我这边涌来。

    “我要一件!有没有人跟我一起买的?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我们组团买!这么好的军大衣,不买太对不起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师傅,我也搭伙买一件!天太冷了,我得给我男人买一件,他在外面做泥瓦匠,我怕他冻出病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趋之若鹜,叽叽喳喳,很快把我的军大衣抢购一空。

    其实我卖的是热闹,目的是吸引对面月月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至于军大衣和皮靴赚不赚钱?那就不关我的事了!

    我手头有五六万钱,在八十年代这是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我根本不知道手头拮据是什么滋味?

    反正没钱,我就会千方百计想办法挣钱。

    赚钱的手段合不合规矩,我才懒得管。

    果然,我的军大衣卖完之后,月月就跑了过来,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,用匪夷所思的语气问:“你-----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我耸耸肩,回答道:“没办法,在家坐吃山空,总得想个办法弄点钱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卖东西,别说赚钱,就算你有金山银山,也会赔了个精光!”月月笑嘻嘻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从她的眼神中,看到的是鄙夷,而不是尊重。

    这让我十分生气。

    我认为,这个月月还是太小瞧我了。

    她居然说我卖东西,挣不到钱?

    我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口吻回答她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梅长风卖的是热闹,是人气!只要把人气提起来,就什么都好办了!”

    我说的是实情。

    做生意这玩意,没那么难。

    我曾经见过爷爷的徒弟,王屠户卖猪肉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是一顿乱吆喝。

    生意不好,就赔本卖。

    先把顾客稳住再说。

    等顾客多了,人气旺了,再来赚钱。

    我做生意就是走的王屠户的路线。

    先扩大影响力再说。

    月月却对我的路子嗤之以鼻,她认为,一件军大衣进价25元。市场价30元,别人买一件军大衣赚5元钱。像我这样,三件大衣一起卖,每件20元,卖多少赔多少。

    “做生意不是为了赚钱吗?梅长风,莫非你的脑子被驴踢扁了?”

    月月的话终于暴露出她真正的本质。

    我才明白,她跟我相亲,那副温柔和蔼都是装的。

    至于她为什么这样装?

    那一定有她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陈桂枝看了她这副嘴脸,当场就气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吼道:“我儿子有钱,他爱这么卖,咋地了?”

    月月反唇相讥:“那你们偏偏跑到我对面做生意?这分明是想气坏我!”

    她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陈桂枝性子急,哪里听得出来?

    而是朝月月发脾气,“这集贸市场是你家的?你能在这里做生意,我们就做不得?”

    月月气得满脸通红,当即退回她的铺子,不敢再过来搭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