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手里有头虎 > 049:强扭的瓜不甜
    兰天见我拦住他,不许他回家,立马从自行车上跳下来,跟我说话。

    这小子惊慌失措的,在我的面前没有一丝丝城里人的作派。

    相反还巴结我,讨好我。

    “梅老板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老子在这里等你?怎么,你心里就没有一点B数吗?”

    这小子装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,笑着对我说道:“梅老板,我知道你喜欢月月,很可惜,月月不喜欢你,我爱莫能助!”

    望着他这副得意的嘴脸,我上前踹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将他踹得鸡飞狗跳的,在泥水里打滚。

    这小子气急败坏的朝我吼:“梅长风,你是不是疯了?别人不喜欢你,你就把火撒在我身上?这算什么男人?”

    我踹了他几脚,又把他拉起来,好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兰天,我们做一次交易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兰天惊愕的看着我,半晌才缓过神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拿月月做交易,是吗?”

    我重重地点头,冷冷的回应:“是!”

    “1000元!”兰天朝我伸出了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我心底当时就乐出了一声。没想到月月在他心底只值这个价?

    我痛痛快快的答应了,当场付给他1000块钱。

    兰天高兴的数着钞票,笑道:“没想到跟月月谈恋爱,还能赚钱!”

    气得我怒目以对,又想踹他几脚。

    兰天见我想揍他,赶紧揣上钞票,想偷偷溜走。

    结果又被我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笑着对他说道:“你得写一张字条!不然你要是不认账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兰天有点怕我,于是跟着我到旁边的书店,写了一份保证书,扬言与月月绝交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:从今日起,我决不跟月月交往,因为我收下梅长风的一千块钱,如有违反,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,叫我永远找不到对象。

    云云。写的挺毒的!上面还有他的签名。

    看他写的如此认真,我又掏出500块钱,递给他。

    也不是我大方。

    而是我见他太可怜了!

    兰天被我踹倒在泥水坑里,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,这500块钱,算是我付给他的精神抚慰金。

    这小子感激涕零的拿着钱,慌慌张张的骑着自行车,溜走了。

    后来我才知道,兰天的家并不宽裕。

    兰天的爸爸妈妈都是下岗工人,空有一副城里人的头衔,其实跟许多农民相比,家庭条件还要困顿。

    我给他的1500元钱,他拿回去也没乱花,而是为他患病的妈妈交了住院费,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揣着兰天写的保证书,我活灵活现的来到杂货铺门口,准备找月月好好聊一次天。

    结果,被街道如潮的人流冲的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很长时间没见到这样的场景了。

    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打了败仗的军队,慌慌张张的朝南街奔跑。

    一边跑,一边喊。

    “老虎来了!快跑!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边,死了人!”

    “再不跑,就没命了!”

    听到此起彼伏的尖叫,我当时就慌了一批。

    这城市郊区怎么有虎呢?

    难道-------

    难道大猫来了?

    我拉住一个城郊的老大爷,问他: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老大爷指着北街的牲口市场,喘着粗气跟我解释。

    “有一头老虎突然来了,冲进了牛肉市场,扑咬里面的活牛!我的个妈呀,真的太吓人了!这里怎么会有虎呢?真是活见鬼!”

    老大爷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,就惊魂未定的跑走了。

    望着惊慌失措奔跑的人群,我不由得发出一阵阵苦笑。

    妈的!大猫这个狗东西又发癫了!

    真的会惹麻烦!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,跟月月之间的关系没那么重要了,现在最重要的是救人!

    降服大猫这个王八蛋!

    我心里有个疑问,大猫怎么会来集贸市场呢?

    凭借我对大猫的了解,它有吃有喝,只要没有生命危险,就不会跑出来害人。

    现在,它跑了几十公里的山路,来到城郊集贸市场,说明它的生存环境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刺激了它?

    我心里一阵阵慌乱,好像大猫惊扰集贸市场的秩序,跟我有莫大的关系!

    大街的人,在几分钟时间内,就跑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受此影响,沿街的商铺也纷纷拉下了铁闸门,防止老虎过来伤人。

    月月也慌慌张张的拉铁闸门,拉上后,又打开了,把我拽进店铺,朝我训斥。

    “你站在外面干什么?等死吗?”

    月月这个无意的动作,让我心里一阵阵温暖。

    我当时认为,月月这个女孩子,还是挺善良的。

    或许我对她的认知有偏差。

    我决定捉弄一下月月,看看我在她心里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地位?

    我装出一副心事沉重的样子,回答道:“活着真没劲,不如死了去球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想以身犯虎?把自己当成老虎的食物,去喂它!”月月一脸惊诧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眼睛忽闪忽闪的。

    看的我有些迷醉。

    我继续忽悠道:“连你都不在乎我了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我就拉开铁闸门,跑走了。

    我得找大猫。

    再磨叽下去,我怕大猫会伤人。

    可在月月看来,我是去寻短见。

    我跑出店铺后,月月提着一把菜刀也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边追,一边喊:“梅长风,你真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死了,我姑妈该怎么办?她还指望你为她养老送终呢?”

    我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在我心中,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找到大猫。

    要是大猫犯起浑,那我的罪过就大了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在空荡荡的大街上,一前一后的奔跑着。

    我在找大猫,而月月只关心我。

    月月在后面,气踹吁吁地呼喊。

    “强扭的瓜不甜,梅长风,你是个聪明人,何必这么执着呢?”

    我回头,朝她喊:“老子认定的人,她必须做我的婆姨!否则老子这一生,就会纠缠不休!月月,为了你的安宁,你还是让老子去死吧?”

    “不然,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月月气急败坏的咆哮:“天下的女孩子多的很,你这么有钱,又能干,比我优秀的女孩子多的很,她们都会喜欢你的!”

    “可老子只喜欢你一个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我不再跑了,等她过来。然后一手抓住她的小手,死皮赖脸的表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