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娉仙 > 第32章 天花乱坠
    门被拍得“砰砰砰”作响,时间紧急颜未也顾不上许多,一边拍门一边大声喊“开门,开门”。

    拍门数下后,她便将耳朵紧贴门扉往里细听,有腿撞板凳的声音,而后才有脚步声往门口来。

    颜未暗喜,忙将身体站直,静静等待着。

    果然不一会儿门就被人打开了一半,一个脑袋往外面探了探,看到了正站在门口的颜未。

    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,快速的打量她之后才客气问道:“小姐是打算住店吗?”

    颜未的身后并没有别的什么人。

    问话时,他便提着灯盏走了出来,颜未才看到他身穿粗布麻衣,戴着一顶帽子,肩膀上还围着一条抹布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被留下守夜了。

    店家为了不错过生意往往都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在吗?”颜未单刀直入的问。

    这少年不是那天她所见到的那个戴高帽的人,是个生面孔。

    “小姐找我们掌柜的有何事?”店小二谨慎的问,手还扶着门框,原本想先让颜未进来的,听到颜未这样的问话后他便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他知道颜未不是来住店的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他的帮助,”颜未说,“我家公子遇了难,我想请他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公子是谁?”店小二问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见过的,”颜未说,“之前他还留了银子在这儿,说以后还要来这里照顾你们生意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凝眉想了想,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儿,于是便对颜未道:“小姐您且稍等片刻,掌柜的在里屋,小的马上就去叫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颜未回答得言简意赅,并没有要径直进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店小二行礼之后提着灯盏就快速往里去了,颜未只能等待着,希望这个店家能够帮忙,她现在已经想不到什么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店家并没有让颜未等多久,就从里屋匆匆出来了,店小二将原话告诉了他知道,所以等店家出来再见颜未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颜未容貌没有变,比以前穿得更华丽了,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店家快速的将颜未请进了大堂,店小二殷勤的点了亮后便被店家遣去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小姐竟然为他做事去了。”店家唏嘘着,当时他们剑拔弩张的情景他依旧记得。

    “如今我家公子蒙难,小女子希望你能伸出援助之手。”颜未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店家有些迟疑,眼珠转得飞快。

    “当然,事后的酬劳是必不可少的,”颜未抛出了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,“当然,若是你愿意全力协助,且保密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”店家瑟缩了一下头,想了想还是问道:“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颜未没有隐瞒,顿了顿她又再说道:“有钱被打水漂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店家有点不明所以,露出退缩之意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颜未直接将从君依那里顺来的玉佩拍在桌上,就在店家盯向着玉佩的时候颜未又说道:“这个玉佩是我家公子的,应当是很值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店家两眼放光,“这可是上等古玉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懂玉啊?”颜未笑了笑,吃惊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不懂玉,只是顺手那个信物罢了。

    “旁边就是南宫当铺,没事的时候跟他们学的,略通皮毛罢了,”店家摆手,一脸谦虚,“这玉少说也有七八百年了。”

    颜未不自觉的收紧了握着玉佩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若你能筹措到银两,且还能替我找些人来的话,”颜未指了指他这客栈,“事情办妥,我想我家公子一定会送你一间客栈。”

    颜未又比了三个手指,补充道:“三个那么大,而且还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真……真的?”店家兴奋不已,但是还是有所顾忌,上上下下的打量颜未,在心里猜测这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先前我不是说过的吗,你得全力帮忙且愿意保密。”颜未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店家还是没有说话,他不是那种喜欢冒险的人,万一鸡飞蛋打就真的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万一面前这人是骗他的呢。

    “你想想,当今除了皇帝陛下最大,还能有谁?”颜未问。

    店家想都没想就回答道:“当然是太子殿下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是太子殿下的朋友,”颜未说,“太子殿下生辰将近,我本与他一路去取太子殿下的生辰贺礼的,运气不太好,半路被人给劫了,我家公子还被人给绑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——”店家很吃惊,张大了嘴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才问你是否愿意赌一把,”颜未说,直直的盯着他,“赌得好,从此风光无限,赌得不好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”

    店家纠结得很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一旦和未来的皇帝陛下搭上了关系,以后可就真的是前途无量了。

    但是又一想,他突然就想起了一个很大的疑问,于是他便快速的问了出来:“既然如此,小姐你为何不去找官府?”

    “让这件事情闹大吗?”颜未反问,“出动官府的话,就必然会被太子殿下给知道,太子殿下知道了就一定会会很生气,一生气就过不好这个生辰。既然太子殿下都不好过了,那么必然我们也不会好过,都会跟着一并瞎折腾。”

    店家没有说话,颜未停顿了一下这才说道:“我家公子一向闲云野鹤惯了,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而坏了心情。他也不想坏了太子殿下的兴致,这样对大家都好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店家想了想,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良久才算是下定了决心似的,低声问道:“那需要小的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能马上筹措出多少银两来?”颜未问,不打算拐弯抹角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店家想了想,在心里合计了一下,这才说道:“八、八千两吧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他全部的家当了!

    “你再想想办法,凑够一万两。”颜未快速的说。

    店家点了点头,示意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店家问。

    “派人帮我去京城送个信。”颜未说。

    店家表示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于是颜未便让店家拿出了宣纸和印泥,摆弄了几下将信封了,这才交给了店家。

    店家去隔壁敲响了南宫当铺的门,又成功筹措到两千两银子,连同自己的八千两银票一同交给了颜未。

    颜未给店家画好了来时的路线,做好一系列安排,嘱咐他们一定要在辰时之前赶到指定地点。

    随后她便带着八千两银票和两千两银子策马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店家进去将所有人喊醒,包括妻子女儿和父母,店小二得令之后便从后门找人去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他将信件偷偷交给十四岁的女儿,叫她现在连夜去京城。

    外面竟然下雨了。

    “难怪他进来的时候头上有水。”

    颜未抬头看了一下漆黑夜空,路面依稀可见,她扬鞭用最快的速度赶回。

    下雨便下雨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