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> 第882章 一份大礼
    第882章一份大礼

    近六十万生灵,全都颤颤巍巍,强忍惊惧抬头看去,只见那白点变成白影,在仙光般的照耀下,直接落在双方上空。

    一股超然气势,将渡劫境界和神照级别,硬生生逼退二百里,正猛冲的两方军团中间,多出一条巨大海沟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‘吼——!哪来的恶贼,竟然阻拦海族的脚步?!’

    ‘让我看看是谁,给出个理由,不然统统撕碎!’

    ‘格老子的,他是人族,但对方怎吗又出来一个如同陆寒的强者?’

    ‘本座似乎在哪里见过他,似乎是一张画像上,那不是七大妖王格外关注的家伙吗?他叫啥来着?’

    冲刺的海妖军团,硬生生停住脚步,低阶无法抬头,十二级大妖以上,才暴怒着愤怒狂吼,并且凝聚凶光看去。

    “来的这家伙是谁?退什么?凭啥让人族后退,不该是他们妖族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又来了一个绝世老妖……咦?是咱们人族,似乎还看着面熟。”

    “陆……是陆前辈吗?银衣黑发,如沐天星,果然是他,陆前辈回来啦!”

    “道友们,救星来了,欢呼吧——!”

    低阶修士,差点被磅礴气势吓尿,此刻才幡然明悟,也顿感身躯一松,才仗着胆子仰望过去,立即狂喜无限。

    好像是多年至亲老友,今天突然上门般,又如即将掉进深渊,却被拽了出来,大有劫后余生之感,自然无比激动。

    更远的人族大军,无法看清这里情形,只发现一条光柱从天而降,过了片刻,才后知后觉的加入狂呼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当年,陆寒一人斩杀海妖数十万师,连渡劫老祖,在他眼里都是土鸡瓦狗,今天重新出现,犹如天神般的救星

    ‘似乎就不用咱们再玩命了?

    ‘哇——!今天若再斩数十万海妖,我发誓会请大师为陆前辈绘像,永远供奉他。’

    ‘真的假的?那我也雕刻一枚玉牌,上写前辈名讳,一直带到飞升大劫前。’

    ‘你们先闭嘴吧,快向中间集结,这次决不能放过天大机缘,我还没一睹陆前辈仙容呢。’

    有人冒出一句话,顿时勾的众人双眼泛光,超高级别的厮杀,甚至一人拦截数十万海妖,那等场面何其庞大斐然,何其恐怖和过瘾。

    好多队长,差点驾驭不住队伍,两侧的修士,已经蜂拥集结,向陆寒所在推搡着飞去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族,陆寒道友回来了,听他口令,退!”

    “退!集结!”

    “都来为陆道友灭敌而助阵!”

    天上,一个个老祖,亲自传来号令,他们也如释重负,满怀期望先行飞去,可怜人单影只,攻击才有七位。

    陆寒早就了然,他隐于九天之巅,已经一个时辰,当前战局,怎么算都是二打一,甚至三对一的被动局面。

    这六个渡劫期,当然不包括天荡山的人,那三个老祖正死守山门,远在数千里外,还有上万精兵强将。

    那里法阵重叠,杀机环绕核心之地,防护上耗费的代价,就碾压一流大宗,十几万年底蕴岂是儿戏。

    “陆道友,几年不见,你是越发威武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不用扭头,陆寒也知道说话的是谁,浑身金灿灿,一名老僧正对自己唱喏,神态满是钦佩,正是天武圣山的汤老祖。

    “当年无缘一见,没想到竟在这里补了遗憾,陆道友天人之威,让老道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汇聚来的身影中,还有一个老道挎着葫芦,率先拱手施礼,面带笑容掩饰住震惊。

    仅凭陆寒刚才降临的气势,硬生生逼迫双方罢战,连他们这等级别,都被迫步步暴退,这份实力,已非玄界所有。

    “两位过奖!天武圣山给了陆某面子,这次也倾力御敌,玄界泰斗真的名副其实。”

    陆寒一扫此人,虽未正式见过,将特征和资料融合,也知老道来自何处,下方十几万人族,小寰界的就有近万,他当初在那里许下的诺言,也算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其他四位,也被汤老祖代为介绍,其中两个竟然是散修,并且跨进渡劫中期了,只是寿元已经不忍直视,没有三五百年可活了。

    他一一点头示意,目光也柔和不少,当年毕竟也是散修,现在沾染些许同病相怜。

    人族修士虽然对比海妖数量,非常捉襟见肘,此刻倾巢集结,也颇为壮观如虹,玄界近半的道统,终究要由他们中的幸存者维护。

    “再次见到您,小女子再沐春风,多谢陆前辈当年提携!”

    下方不远处,神照高阶队伍中,有一袭红衣仰脸望来,美眸里闪着感激泪珠。

    “嗯!艳阳火女的仙子之美也增加不少,辛苦了!”

    碧落庄的人,在抵抗大军中穿着很显眼,如今这个宗门实力猛增,无限逼近超然势力,当然有陆寒的扶持。

    “拜见陆寒前辈!”

    “前辈法力遮天,玄界人族之幸!”

    “我辈楷模,非您莫属!”

    山呼海拥般的大喊,所有人赶到后就齐齐跪拜,如尊神祇般,兴奋的脸庞潮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生死存亡之时,还有心情拍马屁,不过还是好听,陆某深入外海,收获如山如海,就拿出三百万斤灵材草药,你们分了吧。”

    陆寒大笑,但下方寂静了,全都瞪大眼睛,被后几句话惊住,嘴巴塞进鸡蛋般,半晌未曾表态。

    ‘啥?三百……万斤?天呐!’

    ‘我嘈!都不按份数了,直接百万斤做单位,能填平一方海域了吧!?’

    ‘是不是将海妖老巢搬空了,他们才这般狂怒的,陆前辈真正富豪天下,更大方无比,不快点跪谢!’

    让他们亮瞎眼的一幕出现了,就间陆寒不慌不忙,拿出一个小巧长匣,然后连连点指,密密麻麻的储物戒,如下雨般飞向六个渡劫老祖。

    如此大规模,必须出现主事之人,至少尽量公平,避免出现紊乱和差错。

    “天荡山的人,滚回去!”

    蓦然,一声冷酷至极的厉喝,从陆寒口中喷出,化作滚滚惊雷,向东北侧碾压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一惊,这才发现有三道遁光,正携带上万弟子,急匆匆直奔这里赶来,已到千里外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当年在斩灵崖,陆寒还会那般阔绰的犒赏,三个老祖即刻动身,火急火燎要分一杯羹,这等好事岂能错过。

    下方众人,先是一息,又立即怒气冲天,他们确定陆寒也极其讨厌这个宗门,自己就有了主心骨,继而不再压抑多年来的怨恨,杀人般的目光,如倾巢洪水逼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陆道友,这是何意?难道我们不是抵抗海妖的重要力量?”

    “我天荡山门徒,也曾损失无数,这数年来竭尽全力,今天理应也分一份奖赏。”

    “陆寒,你虽功勋卓著,胸怀也该和境界相等,别轻易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渡劫老祖,顿时满脸通红,在众目睽睽之下,居然被当场打脸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压住怒火,因为陆寒非常强,近身肉搏纯粹找死,然而堂堂超然势力,也不是谁都能随意揉捏,否则以后如何做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话,不再说第二遍!”

    冷眸横扫,虚空立即冒出一片电弧,随着刀锋般的目光,将高处划开两道裂痕,随后他俯瞰下方。

    “元婴期修士,每人领赏一件法宝,化神以及苍元级存在,都会得到一件灵宝,达成和神照级别,也有对应的天宝奖励。”

    ‘……?’

    ‘啊——?!’

    ‘还有神兵奖励,妈耶!’

    ‘太给力啦,陆前辈!’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!

    再看陆寒双手连挥,高空如开出彩花,满天都是色彩,以及强弱不同的灵压,所有人骇然呆住,成千上万的法宝灵宝,如天女散花般,下起了一场宝贵大雨。

    相应级别的修士,何止成千上万,甚至有人担心,可能会出现遗漏,还有的怀疑,陆寒真有海量的奇宝神兵吗?

    但很快,他们沸腾了,有灵光迅速坠下,直奔自己而来,转眼就多出一件法宝、灵宝或天宝,沉甸甸的,形容梦中捧着黄金。

    “谢陆前辈赐宝!”

    “你的恩德,必将照耀万世!”

    “以前晚辈有眼无珠,我等愧疚自责,以后誓死追随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不少修士,嚎啕大哭,他们的法宝或者灵宝,早就损毁在大战中,全靠齐心合力,被战队其他道友护佑,才得以此次侥幸存活。

    更有不少人,根本没有这等神兵,腰包羞涩,望眼欲穿,今天恰逢久旱的甘霖,等同再被赐予半条命。

    傻了!

    天荡山的修士,差点掉下高空,呆愣愣在远方看着,双目羡慕的冒火,鼻血哗哗长流,不少身影急的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一干渡劫老祖,也被陆寒惊掉下巴,看到海量的神兵利器,简直刷新三观,而且说送就送啊,简直不能太豪,一人财富,碾压一宗。

    “普通的玄天之宝,陆某还是有几件的,海妖之物做工粗糙,但封印的宝灵应该未受损害,几位拿去做了玩具吧。”

    ‘卧槽哦!’

    ‘纳尼?’

    惶惶众人,再次被惊吓到,双眼都瞪直了,在他们眼中,天宝就很逆天了,陆寒都能送人不眨眼,沾染玄天级别的,竟然也按人头相送。

    这是要真绝亘古,秒杀未来吗?吊炸天啊!

    汤老祖有些苦涩,并非没分到一杯羹,而且感觉自己和陆寒,越来越如云泥之别,当初还放浪形骸,出手和人家比武,现在感觉真是丢人。

    他伸手接过飞来的宝贝,感觉有些发烫,那是一件紫红珊瑚材质的短尺,里面灵压逼人,好像无数小虫在游动,分量不重,但似乎可以千变万化。

    大喜!

    天荡山众人,都快疯了,脸红脖子粗的几欲抓狂,恨自己生错了地方,坐看他人分宝,自己两手空空。

    三大太上长老,互相交流眼神,显然已经怒极,若这个面子不拿回来,以后会得到门人弟子唾骂,甚至宗门衰落。

    “陆道友,当前海妖入侵,我等都是人族,没必要厚此薄彼吧?”

    “劫难降临,大家以后仍然要抱团共事,一旦偏颇太大,可能会造成战局失利,我们身为高层,会钉在耻辱柱上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功勋,如今已经领袖群伦,千万不能沾染些许污点,陆道友当年横扫各大宗门,将人族实力重创。

    这次的残运大劫,因此非常吃力,但事出有因,我们大家都理解,会将这件事抚平的,今天以后,你的神辉将笼罩玄界。”

    ‘呕——!’

    ‘呕!呕!’

    未等陆寒表态,奇怪声音响起,只见不远处的两大渡劫期散修之一,紫袍红面之人,忽然转过身躯,直接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奇葩举动,顿时点燃奇怪效应,下方泱泱十几万修士中,干呕声突然大作,无数身影低头,表情极其恶心状,更有不少人嗤笑成片。

    ‘几个老不要脸的,他们活到今天真是个奇迹。’

    ‘我嘈!对敌时分得门儿清,领奖时众生平等,我诅咒他宗门坍塌。’

    ‘如此厚颜无耻,难怪天荡山前,我等事倍功半,全是晦气所致!’

    陆寒冷笑,他不用回应,只需看看看众人之态,有点自尊的也会当场羞愤而死。他行事,何须别人指点,所谓荣耀,是给短命鬼的短暂馈赠,长生者不屑一顾

    时隔数年,天荡山仍旧死性不改,海妖军团上门,这个超然势力,仍然将实力退居二线,当年自己额号令,自然未被遵从。

    今天自己降临,有些东西既然无用,那就没必要再留着发霉,另一侧,海妖的怒火已经濒临爆发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送礼,岂会有所偏颇,陆某给天荡山的大礼,更独一无二震古烁今,堂堂玄界能有此资格的,不过三家。”

    ‘额?’

    ‘啊——?!’

    ‘什么?陆前辈屈服了,唉!

    ‘果然,他毕竟只是一人,欺负一二流势力也就算了,超级宗门前,仍旧无人能能逾越。’

    ‘我们该理解陆前辈,天荡山咄咄逼人,就算玲珑谷也得给点面子。’

    “呼——!”

    那三名太上,终是挤出了点笑容,却是阴恻恻的那种,他们以山岳之势压迫,软硬的话都扔出去,终究捞了一笔,不至于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‘你实力增速太快,道基却未见长进,还是有些嫩啊!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