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> 第883章 号令妖族军团
    第883章号令妖族军团

    ‘死鸭子嘴硬,方才那么牛叉,还不是怂了!’

    ‘乖乖将礼物交出来就对了,否则他以后别想痛快!’

    ‘算他识相,否则我等一怒,就算陆寒硬着头皮滚蛋,收了他好处的家伙,也要乖乖交出来,否则找个临阵不端的罪名,各个抄家灭族。’

    ‘谁支持陆寒,就是和咱们天荡山过不去,现在看看,他们都萎靡了吧。’

    三个太上长老后方,上万天荡山弟子,立即眉飞色舞,但抛出来的都是不善眼神,如同得逞的饿狼般,势大真可以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‘什么大礼包?还震古烁今了!当我们都是被骗大的,绝不相信陆寒能拿出比玄天之宝更牛的东西,难道他还有无数玄天灵宝?’

    ‘开啥玩笑!整个玄界才有三五件,而且大半都是仿制品,比玄天之宝厉害不了多少,就算在仙界,也不会人人都有。’

    ‘他还说另有两家,也能享受到超级大礼,难道是玲珑谷和太昊门?’

    ‘差不多吧,前者和陆寒关系不菲,后者抵抗海妖,一直贡献最大,这个不能挑刺。’

    六个渡劫老祖,和下方一干神照强者,忍不住背过脸去,十几万修士敢怒不敢言,纷纷低头不忍再看,他们几乎气炸。

    但陆寒笑容更浓,他再看下方,感应到众人浓浓愤怒,越发确定天荡山德不配位,最后的那点怜悯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还有占多数的更低微修士,未曾享受自己的眷顾,他们不敢表达,隐藏的那一缕失望,却休想瞒过他。

    “尔等金丹期以下,我会炼制神药,只要不故意作死,就有十成以上把握,都能结成元婴。”

    ‘咦?咱也有份啊?’

    ‘哇——!还以为,像我等蝼蚁般,根本不配陆前辈关怀。’

    ‘靠啊!一路直达元婴,我的天,真的有那么神嘛!?’

    未被眷顾的低阶修士,如获大赦般,山呼海拥的叩谢,但这种愉悦气氛,被凶猛暴虐气息破坏殆尽,海啸骤起,苍穹徒生万里妖云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!那个叫陆寒的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要战便战,竟然当我海族不存在吗?”

    “在后方沾染的万千仇怨,今天必须做个了断,两军阵前要撕碎你,祭奠我诸族亡灵!”

    “要么来战,要么自己献出神魂!”

    数十万海妖暴怒,它们感觉受到侮辱,那个人类用它们的资源,大肆封赏十几万自己的敌人,等同当众打脸。

    那些圣阶老妖,都吞云吐雾催发神通,即便对陆寒心有忌惮,然而军团庞大,仍旧形成压倒性优势,具备碾死一切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你再强大,也被我亿万战士,拼死消磨的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个圣阶圆满的老妖,回首点了点头,就见漫无边际的海妖大军,也有模有样摆开了军阵。

    才到来的两个族群,数万妖物纵横穿插其中,正在生硬指挥,它们似乎得到过特殊训练,实力也高出一截,众妖无不听从。

    灵智不全的家伙,一旦列成军阵,看着有些可笑,但立即和以往迥异,颇为壮观浑雄。

    真若用一阵,或者两三个阵列,齐心攻打人族一阵,和散乱冲杀千差万别,破坏力暴增。

    但更惊人的是,十几声刺耳尖鸣冲天,许多怪异之物闪烁强光,在虚空拼凑起来,足有千丈之巨。

    那时一块块残片,当组成后,强烈荒古气息,从上面喷射宣泄,表面妖光晃动,暴虐的龙吟声震撼千里。

    ‘吼——!’

    鳞片收缩幻化,继而出现一条巨大妖龙,足有二百里长,盘踞在高空,横压数百丈之广,青麟黄角双目赤红,开始张牙舞爪,将一片天宇压塌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人族阵营大惊,顿时面面相觑,那种让人发颤,古老而强横血脉,散发出的力量,直接压迫心魂,颇有法力运行不畅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怒意快速战胜恐惧,尤其有陆寒坐镇,这一侧也杀气冲天,新到手的法宝和灵宝,被稍微祭练认主,便绽放灼灼强芒,尚可勉强一用。

    界面残运,半个玄界都残了,双方一直是血海深仇,能斩上千,不留半个。

    “惶惶妖畜,召唤出一条孽龙,便敢大言不惭?但陆某就给你们一次机会,而且我不会插手,无论厮杀胜负,都没人追究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这人族,此话当真?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?!”

    海妖十数个圣阶,顿时精神抖振,但瞬间狐疑不定,心忖这家伙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即便陆寒出手,只需动用妖龙,缠住他一天半日,剩下的就是一边倒屠戮,半生熟的战阵碾压过来,即便损伤不小,也会快准狠淹没一切。

    人族一侧,好多修士立即骇然,感觉经历了幻觉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修士力量薄弱,即便得到神兵利器,浑身法力仍旧大为欠缺,若陆寒不以主宰者那般碾压过去,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‘陆道友,只要你鼓舞一下我天荡山弟子,那只孽龙就包给我等三人,今天还能额外拿下十万海妖贱命。’

    ‘同仇敌忾,关键时刻还是要看超然大宗,陆道友原图奔波,在旁边掠阵也是应该。’

    ‘顺便让这十几万修士看看,在泱泱玄界人族中,谁才是道统的支柱。’

    天荡山三个老祖,恰好见缝插针的先后说话,心中正在涛涛鄙夷,暗骂没你陆寒,真以为这一劫无法破解?

    大不了用这十几万人的命,将大半海妖一起拼光,剩余十万八万,天荡山弟子努努力,可以将他们留下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陆寒斜眸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,让这三位反而蹙眉,他们总感觉有点不对,似乎掉进坑里了,却不知何处出了纰漏,只好用僵硬笑意回应。

    “尔等分列两侧,将这条通往天荡山的路,给我让出来,至少千里!”

    ‘什么?’

    ‘这是什么打法?’

    所有人直接愕然,无数修士不明所以,但陆寒的话清晰入耳,反正知晓对自己有利,纷纷应声遵命。

    ‘好像……又用不到咱们了,啧啧!’

    ‘陆前辈也不出手,那到底如何抗敌啊?’

    ‘只管遵从就是了,他肯定运筹帷幄,看个热闹岂非很好!’

    “谨遵陆前辈号令!”

    “我们愿以您为尊!”

    虽不知这是何意,但高阶的想法,它们一时无法揣度,陆寒不但及时力挽狂澜,还赐予不菲的海族材料和法宝,谁心怀天下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六大老祖也纷纷不解,但他们久经考验,似乎很快就抓到了什么,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湍流涌来,顿时面色骤变。

    ‘莫非是要……?’

    ‘嘶!陆寒难道想用……?!’

    ‘我嘈!这招好毒啊!’

    自陆寒脚下,人族军团一分为二,向两侧滚滚分开,大乘修士亲自指挥,千里距离很快就位,他们的目光更热切了,神念纷纷抛射过来。

    从海妖大军之处,一路通往天荡山,千里宽的笔直通道,如神王指路般,彻底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点阻力,三个太上长老,和上万宗门弟子,根本一动未动,仿佛僵化当场,凶兆危机降临,他们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“我人族有一宝地,名为天荡神山,内部材料可享受万年,如今就在你们前方,去包围并拿下它,所有收获都可运回深海。”

    陆寒用手一指天际尽头,那里似乎有黑影插在天地间,他对着海妖沉声指示,面部严肃,不苟言笑。

    “陆寒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什么?让我天荡山,今天单挑海妖大军?”

    “错!是陆寒小恶贼要借刀杀人,用外海妖族灭我天荡,而且有十几万修士围观,歹毒至极!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三个太上长老,将形势彻底挑明了,顿感法体恶寒,陆寒的话形同霹雳,身后上万弟子的脸色,转眼彻底苍白,各个亡魂皆冒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!陆寒,你之所言,我们早已了如指掌,但真的不干涉这次厮杀吗?包括他们?!”

    “人族狡诈,常常口是心非,你竟然想引我们钻进陷阱,然后再包抄断掉后路,也不看这些残废,能否够我们吞吃,嘎嘎嘎!”

    几个圣阶老妖,立即纷纷火热起来,对陆寒的话大为心动,但好多凶光里仍旧疑惑,虽然他们知道,人族擅长窝里斗,但这么狠的极其罕见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遍!陆某不动,这十几万人不动,但尔等在三天时间内,必须彻底灭掉天荡山,包括这些两条腿的龌龊之辈,所有收获可运回外海。

    时间一到,所有承诺作废!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六位渡劫老祖和十几个神照强者,仿佛被一次次敲击神海般,他们感受到陆寒所说的每个字,都蕴含十万杀机。

    ‘是不是太狠了?虽然天荡山可恶至极,当前大敌侵袭,这样做真的好吗?’

    ‘啊!陆寒竟然对超然势力下手了,此举似乎很不妥,难道他被外海收买了?’

    ‘干得好!对奸邪之辈,就该大刀阔斧的猛砍,我们血战累累,都不能引起超然势力一点怜悯,要他们何用!’

    空气寂静了,十几个圣阶老妖,以及数十个高阶族长,死死盯住陆寒,在极大诱惑下,用最后一丝清醒,极力分析此人话语的真伪。

    天荡山一方,都被陆寒此举吓尿了,脑海全是空白,一想起那黑压压的四五十万海妖,还有盘卧苍穹的孽龙,会拼力进攻自己的宗门…………

    休矣!

    “退!快退回宗门,快发出警讯!快跑!”

    脸色无比铁青后,一个天荡山太上,猝然挥手厉喝,没想到陆寒如此恶毒,但事实已经如此,必须倾力死拼。

    “姓陆的,你歹毒如斯,竟然投靠了海妖,内外沆瀣灭我道统,如此奸贼行径,小心天诛地灭啊?!”

    “纵然我等有所谬误,也非你这恶贼一人可以惩戒,理当让整个人族评判,今天此举,分明是小人得志,在公报私仇,!”

    两外两位,双目已经发红,无比怨毒的盯着陆寒,一人一句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!陆某一人之怒,或可有所偏颇,那下方众人之怒,以及尔等怯战自保,还抽调前方力量,放于自己门前,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别听某些家伙胡说八道,我们那时为了保存实力,就等你回来,然后随时效劳,一举狠狠反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很好!现在该你们效劳了,只要灭掉这些海妖,天荡山将功勋盖世,为天下人敬仰!”

    ‘噗——!’

    ‘我特么的,好想扑上去,将陆寒撕碎咬烂。’

    ‘啊啊啊——!天道在哪,为何不把这个恶棍带走,竟然让他大肆毒害天荡山。’

    三人都要吐血了,那上万弟子,鬼哭狼嚎般拔腿就跑,生怕晚一步陷入万劫不复,今天所见,都入噩梦般。

    “再让你们死的明白点,天符真人这个名号,尔等该不陌生吧?

    神丘、天荡山和小虚天,十几万年前本属一家,当时应该称作‘神需门’吧,开派祖师就是符阳老怪,天符真人只是其法号,但他绝世天才,为何突然失踪了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陆寒故意顿了顿,他目光扫过六个老祖和一干神照,这些人大都从宗门中来,好多悠久往事,或许会从典籍里看到。

    “没人想到,在天符真人飞升大劫时,他的四个弟子,有三人竟然暴起发难,心生歹心加以谋害,地点在名叫‘九阙峰’的地方,导致天符真人功亏一篑,几乎身死道消。”

    嘶——!

    全场皆震,连同海妖诸强,也听得十分真切,感觉汗毛发炸,看向三个太上长老的眼神早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闭嘴,快闭嘴!你是疯子吗?随便编个理由就想辱我宗门声誉,此等行径天人公愤,请停止你残杀万千同道那般歹毒。”

    身为天荡山太上,他们又惊又怒,即便早知陆寒也精修过‘犮天神罡道典’,并且来源渠道特殊,也未曾想这般诡异,竟然和那个人人避讳的糟老头子有关。

    “他的三个弟子,就是神丘、天荡山和小虚天的开派孽祖,现在陆某请出天符真人幸存魂魄,我曾对其应允,代为清理门户。”

    “嘎嘎嘎!给我杀过去,踏平天荡山,吼—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