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我就是这样汉子 > 第四百六十二章 ??告别
    江洋对这话充耳不闻,“周晨,你知道我的左右铭是什么吗?”他拿起自己的汤碗,“我的座右铭是,苟富贵,勿相忘,”

    “今天,我把这句话也赠给你,来,干了这碗汤,我们就是这样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周晨看看那碗汤,紫菜稀稀落落,虾米难觅影踪,油花点点。

    再看看江洋,言辞侃侃谔谔,神色相当正经,义气满满。

    那架势,好像他不是东海三中食堂里傻傻的举着汤碗的江洋,而是涿郡桃园里摆着乌牛白马的案前,郑重的举着烈酒的张飞。

    他真是相当无语,你这是要干甚?

    是想笑死我,然后好继承我的万贯家财咩。

    “等等,”刘金龙竟然飞快的端起自己的汤碗,“算我一个,干了这碗汤,我们就是苟富贵,勿相忘的好兄弟!”

    “不能少了我,”王瀚文马上加入,也深情的看着周晨,“苟富贵,勿相忘!”

    周晨还没来得及感概,一位姐妹冒出来,“苟富贵,勿相忘!”陈雯端着她的冬瓜海带汤说。

    肖嶶拍了一下桌子,也端起自己的汤碗,“苟富贵,勿……相忘!”

    周晨看着她,憋住,憋住,不要笑,我看你什么时候会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主要是,你这立场是不是有点问题,你难道看不出来,这些家伙,都是在觊觎我的money?

    我们应该是一边的啊,我的是我的,你的将来也是我的。

    但既然她都加入了,张麒云和邓瑞阳自然也要凑趣……

    周晨无语的看着那些汤碗,你们,都是猴子派来的逗B吗?

    终于,肖嶶还是没绷住,抱着陈雯,“鹅鹅鹅”的笑成一团。

    刚刚又打了一碗汤的付婷婷,有些错愕的看着这一幕,发生了什么,我才刚离开一会,就不是你最好的闺蜜了?

    “干干干,”周晨还能怎么的,“我明白你们的意思,后天正好周末,后天中午,我请大家好好搓一顿,我们只选贵的,不选对的,好不好!”

    “好是好,一餐怕是有些不够,”江洋马上说。

    我做了这么大一通戏,结果才得来一餐午饭,实在太廉价了些。

    我可是你这个首富最好的兄弟,不是那些十八线的小演员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什么,我刚好有点事,可能今晚就得去省城,短期不会回来,你们慢吃啊,”周晨作势站起来,不想,差点就碰到了人了,他连忙道歉,“对不起……哦,你好。”

    宋紫薇看了他一眼,一言不发的端着餐盘走远。

    周晨想挠头,我是做错了什么吗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真还经常想到宋紫薇,想起那天晚上遭遇的那场告白来,真的是有时候只想想,就又忍不住觉得激动,因为这位师姐,他终于也成了被漂亮小姐姐拦路告白过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经常告诫自己,不要想这些,不仅仅是因为肖嶶,主要是,转念一想,之所以对宋紫薇,对她拦路的告白如此念念不忘,还不是因为,足足两辈子,才被人这么拦路告白了一次。

    真说起来,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失败,何尝不是一种悲哀?

    总而言之,虽然后来跟宋紫薇都很少照面——因为他是主动避着那边,但对她,真的算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此时见宋紫薇就像不认识他一样,连招呼都不打,连背影都透着冷漠,他心里又忍不住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陈雯碰了一下肖嶶,“给我点醋,我这汤太淡,哎,你这里没醋啊,怎么闻起来这么酸?”

    损友们还是知道轻重的,一个个的岔开话题,“周晨,快吃,这鸡腿味道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王瀚文还问,“你们还记得,我们第一次到食堂时的情景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马上让肖嶶也放下了刚刚涌上心头的小小不快,也回想起当时来。

    嗯,并没想到什么,因为当时,不是和他一起到餐厅。

    当时有点害怕他的热情,所以也有点避着他,当然,还是没避开,他打好饭,径直坐到了自己旁边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周晨当时,对食堂很是向往,”又是江洋,“他站在食堂门口,闭上眼睛深呼吸,好像是喜欢得不得了,说真的,真有些像个傻子,”

    “正常人,谁会这么喜欢食堂的?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奇怪,”王瀚文说,“现在我才有些明白,周晨,你当时是不是就想到了今天,当时就确定,不会有太多的机会在食堂吃饭,所以才会那个样子?”

    你们都搞错了重点啊,我当时主要的情绪,并不是喜欢,而是怀念,是怀念!

    他摇头,“你小子真想太多,我哪能看得这么远。”

    今天再看看食堂,还没走呢,他就又有些怀念。

    但现在,在他即将告别正常的高中生活的时候,他怀念的,不只是高中的食堂,怀念的,主要是即将逝去的少年时代。

    明年的这个月,自己可就会满18岁,那就是一个成年人了——是的,他牢牢的记得这一点,就和那些即将迎来40岁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,正好迎上肖嶶的目光,不由得想去握她的手,好在这一次,我遇到了你,不,我找到了你!

    “注意点啊,这是公众场合,”看着他们俩牵在一起的手,刘金龙敲了敲桌子,“刚才你让肖嶶吃醋,现在,你想让我们所有人吃醋吗。”

    “吃点醋好啊,这么热的天,吃醋开胃。”肖嶶说。

    周晨顿时忍不住笑,嘿嘿,不愧是我喜欢的菇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校门口,拥抱后,看着周晨还有些不愿意上车,江洋说,“舍不得吧,放心,我们会替你照顾好肖嶶的。”

    周晨看着校园,看着教学楼和办公楼上看着这里的同学和老师,是真的有些感伤,主要不是离别的感伤,更类似于被抛弃的感伤。

    并不是被某个人抛弃,而是被时间抛弃,终于,自己又一次被少年时代抛弃。

    加上原来的那一次,等于是被抛弃了两次。

    尽管这一次,并没有任何遗憾,但此时,他却还想要有再来一次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不想告别的,不是高中,而是自己的少年时代。

    然并卵,有些事,重生者也没办法,“呼,”他长叹一口气,再看了一眼学校,“逝者如斯夫。”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为毛发这样的骚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