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小说 > 在港综成为传说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收手吧
    “啊啊—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尖叫响起,小明看到楚人美出现,吓得两股战战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李强和发毛打了个哆嗦,猜出小明惊恐交加的原因,急忙转头看向水潭,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三人都没有饮用过潭水,不存在种下媒介的可能,理所当然的,不可能看到楚人美,也不会被她的怨气缠上。

    小明属于个例,他天生拥有阴阳眼,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他的阴阳眼又和里昂不同,差别之大,犹如VIP1和VIP12。

    里昂的阴阳眼可以看到所有鬼物,牛头马面、冤魂厉鬼、游魂野鬼等等,有一个算一个,统统跑不了。

    小明就差了点意思,只能看到新鲜的,或是怨气深重的厉鬼。

    水潭边,野上冴子摸出裙中隐藏的飞刀,惊醒自己无法伤到鬼物,赶忙提醒还在玩水的廖文杰。

    “阿杰,女鬼走过来了!”

    廖文杰不为所动,右手插在水中,头也不抬一下。

    “阿杰!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只是一道怨气,伤不到我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十分肯定:“冴子,你也不用害怕,没有喝过潭里的水,这道怨气不会伤害你。不信的话,你可以试试,和她大眼瞪小眼,她碰你一下算我输。”

    野上冴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楚人美飘至谭边,所过之处,水面拉开乌墨诡影,高空俯瞰,可见乌墨在水面发丝般缓缓散开,最后化作一张狰狞鬼脸。

    楚人美僵硬弯下腰,伴随‘咔咔’骨骼移位声,黑色长发垂入水中,伸手朝廖文杰脖颈插去。

    惨白双手指甲漆黑,让一旁看着的野上冴子眼皮狂跳,张张嘴想要提醒廖文杰,又怕打扰到他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廖文杰似乎在准备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好女人,可惜嫁错人,耽误了一生,含冤而死愤而报复也在我理解范围之内,可滥杀无辜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站起身,直视身前的楚人美,甩了甩右手上的水渍,将平安镯递了过去:“收手吧,看你生前不幸的份上,我就不给你追加二次伤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吼吼吼!!”

    看到平安镯,楚人美张开漆黑大口咆哮,好似野兽看到囚笼枷锁,怨声满含愤怒。

    “戴上这个镯子,我可以帮你安排一次转世的机会,考虑一下,我对鬼物向来斩尽杀绝,难得网开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吼吼吼—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楚人美的凄厉哀嚎,一缕黑气自水潭窜出,缠绕平安镯将其崩碎成两截。

    “唉~~~”

    廖文杰一声叹气,手中抖燃一道黄符,拍在楚人美脑门上:“你大仇得报,却还枉持怨念,泄愤牵连无辜之辈……机会已经给过,接下来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。”

    楚人美没有说话,蓝色身躯燃火,顷刻间化作灰烟消散。

    “阿杰,女鬼被消灭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掐灭了一道怨念,她的本体还在水潭下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廖文杰脱下衣服鞋子,让野上冴子抱好,穿着条裤衩在岸边活动了一下手脚,纵身一跃扎进潭水之中。

    按理说,用‘喝水’的道术也能清空这片水潭,且进入腹中的水独立另一片空间,可他心里太膈应,一想到水底浸泡着一具山村老尸,瞬间就没啥想法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分钟后,廖文杰走出水潭。

    好快!

    野上冴子心头诧异,见廖文杰满身是水,将自己的手帕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有毛巾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拿过衣服,不知从哪摸出一条白色毛巾,擦干水渍后将衣服鞋子穿好。

    “阿杰,水潭里的女鬼搞定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!?”

    “冴子,你不知道情况就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撇撇嘴,怀疑野上冴子在搞颜色,因没有证据,不好将她逮捕归案,转而道:“情况比我想象中稍微复杂一些,所以耽误了点时间,不然不会拖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下水之后,廖文杰才发现,潭底有一处初具规模的鬼巢,形成时间大致在几十年前,也就是楚人美屠戮黄山村的时候。

    楚人美自己,加上黄山村六十六条冤魂,怨念群聚,催生了鬼巢轮廓。

    这也是多年过去,村里的冤魂无法散去的原因,每当楚人美杀掉一个人,鬼巢内的冤魂数量便会增加一个,长此以往下去,鬼巢不断壮大,便会彻底成型。

    公寓里见过廖文杰的手段,楚人美不敢现身,将他诱惑下水,借助鬼巢的地利,然后……

    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廖文杰念了几句净天地神咒,楚人美当场烟消云散,鬼巢亦随之崩塌,困在此地的冤魂得以逃脱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楚人美的怨念很强,一般道士对上她,十有八九会跪得很惨。

    可对上满级大号的廖文杰,倾尽全力也翻不出什么风浪,两句话没聊完就被说死了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童年阴影的缘故,又或许是名气加成,系统很给面子,铲平鬼巢之后,给了一千财力点。

    加上富贵丸上奖励的五百财力点,廖文杰的资产现为三千六百点。

    一群恐怖分子价值五百点,想想挺不可思议,楚人美也才一千点。而且在富贵丸上,他出力不多,唯一一次露脸,是路过电影院,目睹麦当奴举枪自杀。

    廖文杰只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人质们安全上岸,所以奖励才丰厚了些。

    发毛走上前:“廖警官,我是一名灵学爱好者,能和我说说水潭下发生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是可以,但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朝水潭指了指:“刚刚楚人美出现时,你看到她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结了,鬼站在面前你都看不到,为什么要关心水潭里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发毛一时语噎,廖文杰继续说道:“对于你的爱好,我不做评价,但有些事别太深究,哪怕是为了你自己好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发毛的肩膀,让其好自为之,带着野上冴子朝歪脖子树方向走去。片刻后,一具颅骨变形的白骨浮至岸边,李强见状嚎嚎大哭,从水中捞起尸骨,准备找一处墓地将其安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跑车驶向市区,廖文杰提了提裤腰带,底裤湿哒哒的很不舒服,皱眉对旁边静而不语的野上冴子说道:“别往窗外看了,我已经关了你的阴阳眼,刚刚对发毛说的话,你应该能听懂里面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性格太要强,死鸭子嘴硬不肯服输……别这么看我,打小说话就实诚,快人快语不会拐弯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说道:“你是刑警,不是驱魔警察,这个世界和你没有关系,做好本职工作,好好打击犯罪吧!”

    野上冴子叹了口气,而后饶有兴趣看向廖文杰:“你劝人的方式与众不同,如果能少一些恶趣味的捉弄,一定能提高不少个人魅力,会更招女孩子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常规方式无法令人印象深刻,劝不了死心眼,况且我已经很招女孩子喜欢了,魅力再高,其他单身汉怎么办?”廖文杰理所当然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是我不对,是我死心眼。”

    野上冴子面无表情点头,片刻后道:“关于寻找黄金的邀请,你有重新考虑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去!”

    “如果今晚我和你约会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有约会,你今天见鬼太多,怕晚上做噩梦,想把我带在身边辟邪而已。”廖文杰撇撇嘴,想忽悠他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如果没猜错,今晚和野上冴子的约会,最多给摸摸小手,床没有,沙发倒是有一张。

    换平时,睡沙发倒也无所谓,他有的是办法睡进卧室,但今天不行,昨晚他中了汤朱迪的毒计,冷落了满心期待的程文静,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补偿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,你说谎,我能感觉到你已经答应了邀请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廖文杰眉头一挑,演技高超如他,不可能会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阿杰,在你看到的未来里,我这趟去沙漠,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九死一生!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死,以后还……呃,我姑且认为那几个孩子会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野上冴子眼角抽抽,继续说道:“你不可能看着孩子的母亲孤身犯险,纵然不情不愿,最后还是会跟我一起去沙漠,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次算你猜对了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点头认同,对面都开始自我攻略了,他还能怎么办,乖乖躺好看其发挥好了。

    “阿杰,我最后问一句,那几个孩子……到底是几个?”

    野上冴子抬手抚额,明知道廖文杰大概率在说谎,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再一想冴羽獠的警告,她愈发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“事关几个孩子,不好透漏太多,不如不说。你也别问,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,当不知道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有道理,我不问了。”

    话题太糟心,也太突然,野上冴子深吸一口气:“沙漠之行我们已经迟了一步,不能再耽搁了,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我走?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赶一份报告,最快也要明天晚上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想了想,报告可以交给工具人程文静代劳,和女朋友们告别只能自己上,来来回回起码要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隔壁的《大道纪》大修完毕,重新开始更新了。